忆当年

2010年7月13日 星期二 上午12:09 评论关闭

我上蒂埃里的课是上两周的事,也是我第一次上佛学课。他的教义既明确又精确,我很爱听他讲课。可以看出马六甲共修会还在起步阶段,因为参与者很少。虽然我是马六甲人,但是总觉得自己像个外州人,因为我只在周末回家。我认识的大部分人包括亲戚都到外地或新加坡谋生。

马六甲对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而言非常特殊,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落脚的地方,第一次在马来西亚弘法及设立中心的地方。如果没有记错,我当年 出席了他的开示,而且也很喜欢他的开示。每当他在开示或私下谈话时讲的笑话,我都大声地笑出来。我当时只是个孩子,还在小学求学。仁波切搬到吉隆坡后,我就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

仁波切很有魅力,跟他在一起的感觉很棒,他一点也没变。从YouTube的影象,我发现他还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人。我记得有人说仁波切有时会很凶,不过我并不在意,因为我还没有资格让他怒吼。

因此,我真的很感激,克切拉佛教中心能在马六甲设立一个共修会,我将会尽一己之力让它壮大起来。

Hee Peng上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