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甲衣护法大战茅山术!

2012年5月4日 星期五 下午1:19 评论关闭

从幼年到成年的阶段,詹杜固仁波切与金甲衣的渊源很深,过程也相当美妙感人。甚至一幅唐卡也可以把这对上师与护法的感情清楚地构图出来。

在好多年前,仁波切的一位学生从印度甘丹寺带来了一幅绘有金甲衣护法圣相的唐卡送给身在马来西亚弘法的上师詹仁波切。仁波切看到唐卡后很高兴,马上命人把它挂在自己的房间裡。

当唐卡挂好后,他在唐卡前细细地端详并不住地点头称讚说很庄严。忽然,房裡的灯连续闪烁了三四次,令在场的每一人顿时觉得全身冷了起来,鸡皮疙瘩竖起。

可是仁波切却一点都不以为意,反而显得更加开心,立刻吩咐学生做好准备,即兴式地举办了一场金甲衣护法的法会。后来大家也才明白这是金甲衣送出的讯号,祂向 上师詹仁波切现出敬意,表示自己很高兴从印度远道而来陪伴他在这裡弘法。类似这种显现的场面,可遇不可求,尤其是如此殊胜的上师与护法的相聚讯号,若非具 足功德的人,恐怕此生也难碰上一次。

这种无空间的相会,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不言中;它是一个充满法喜的邂逅,千百年来不曾停过。在詹杜固仁波切的切身经验中,可以看到很多不可思议却又合逻辑的显灵小故事,让你我不得不相信这位伟大护法的存在。更让你看到佛法的美妙如何在空性之间的契合得如此美丽!

这幅神奇的“活唐卡”长期陪伴着詹仁波切到处弘法。

这就是仁波切的金甲衣“活唐卡”!

克切拉佛教中心的金甲衣护法像

有 一次仁波切在新加坡弘法时,正巧碰到仁波切有位拿督级的弟子(拿督是马来西亚的一种封衔,由最高元首、苏丹、州元首授勋)带了几位朋友拜见他,其中一位客 人是修炼茅山术的师父。这位茅山师父发现拿督对仁波切表现得非常敬重和信任,因此他感到很不是滋味,非常嫉妒,深恐拿督靠拢仁波切而不再赞助他。

因为心裡很不服气,这位茅山师父回家施法术尝试干扰仁波切。那段时期仁波切感到有股大黑影在他身边围绕,心裡有数知道有人向他施法术,便祈请“活唐卡”中的金甲衣帮忙去解决。

有 一天中心在办活动的半途中,在场的神谕在毫无预兆之下,忽被金甲衣护法附身,祂露出很愤怒且凶勐的表情,一隻手不停的往空中抓东西然后放进嘴里,然后嘴巴 好像很用力地咬嚼着某些东西似的,样子很吓人。看来金甲衣护法应该是抓住了茅山师父所派来骚扰仁波切的邪灵,然后把它们“吃”掉……

在所有的事情看来已经平息后,仁波切也不去多追问施法者是谁。但是过了几天,这位茅山师父神色凝重,面带愧色表示想要见仁波切一面。慈悲的仁波切早已知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但仍然愿意接见他。

当 那位茅山师父被招呼坐下来时,很巧合的是竟然拣选了背向金甲衣“活唐卡”的椅子,正要坐下来时,他却像被人恶作剧地推了一把,扑向前坐了一个空,跌了下 来,令他当场很尴尬难堪。仁波切问他怎么啦?他才结结巴巴的说“有人推我……”,再看看椅子后,根本就是一堵墙,只是墙上挂了“活唐卡”金甲衣护法……

这位茅山师父告诉仁波切他的姐姐无端端的得了一场怪病,整个人显很不妥当,医生却又检查不出一个所以然,最后在无计可施下只希望仁波切不计前嫌帮忙他。豪爽的仁波切对旧事隻字不提,诚恳地指示他去进行金甲衣护法法会,不久他的姐姐便好了起来,这件事情便圆满结束了。

原来茅山师父派邪灵来伤害仁波切不成后,邪灵便回弹想要去伤害茅山师父,不过伤害不了茅山师父,反而“弹”到了他姐姐身上……

这种神奇又玄妙的故事,常常会发生在詹杜固仁波切身上,但向来不赞成以神通推广佛法的他,也因为这样鲜少对外公开谈论金甲衣护法的显灵事蹟。

他常常说道,持修护法法门只是一条修习佛法的方便之门,让众生斩除外在和内在的障碍,顺利踏入更精进的禅修境界。但是如果一个人要达到觉悟境界,非要再深入和专注于本尊持修法不可。

金甲衣护法:http://www.setrap.net/

(在这里要澄清这不是茅山术的错,是运用的人的错)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