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支修行

2010年3月16日 星期二 下午3:36 评论关闭

Thierry Janssens开始列出自己的不足之处:

我会羡慕、嫉妒、沮丧、生气—即使不对别人如此做,也是对自己。我傲慢或偏执。我讨厌某些人。我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我期望某些人受伤害或死掉。我自私。我情绪化。我粗鲁、我莽撞。我无知但却不自知。我认为自己比某些人懂得更多。我幸灾乐祸。我对对我好的人心存戒心—我怀疑他们的动机。我希望得到赞美,即使有时候我并不配。我希望得到赞美,但是我不为此努力。

这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那就是好消息了。好消息是,这些病都有药医。

这里有位高质量护士—一位像医生那样棒的护士—甚至于比医生还要棒,因为这位护士就在我们身边。这位护士就是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

从表面看起来,“病”(如生气、无知、嫉妒)都不一样;不过他们本质上是一样的……还好,对治这些病的疗法都绝对可靠。假如你照着做,绝对不会失手;它还是人人皆灵的药。这个疗法非常有效,因为一旦你痊愈了,就肯定不会在病倒。没有所谓的缓解状态。

这是最终治疗。一旦你痊愈了,就从所有痛苦中解脱。就像其他药物一样,这个疗法也有其副作用,那就是快乐。

就像其他很多的疗法,我们可能不晓得它是如何运作的,尤其像我们这样都不是合格的医生,肯定无法深入了解。我们不合格因为我有病在身。无论如何,如果我们在接受治疗时很挑剔又选择性地遵照指示—只是选择我们要做的来做,那我们的病就无法痊愈。

我们有选择性的原因有二:首先,我们以为我们知道更多;第二,我们以为自己没有病。如果我们以为自己比上师懂得更多,那我们为何不成为上师?如果我们没有病,那我们也同样能成为上师。我们是不是仍然深受文章开端列出来的种种病的苦?如果是的话,我们肯定要征询专家的意见。

我们深一层思考的话,我们会得到这样的结论:我们需要接受治疗。这很符合逻辑。如果我们希望在灵修路上迅速看到成果,就不可以出现这样的举动。快捷的结果是这一世人的结果。如果要快见效,就必须按照专家的指示。

Thierry分享说,他一直都对祈祷有所疑问。他不明白对着佛像持诵的效果。无论如何,当他明白皈依的重要性后,他开始做出改变。Thierry给大家的贴士是:了解皈依的承诺,因为它是一个人该如何看待医生、药物和护士的关键所在。

我们皈依佛(医生)法(药物)僧(护士)三宝。皈依的戒和承诺可以被视为训练身口意的方法,鼓励身口意往更积极的方向生活。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