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月谊讲法师

评论关闭

克切拉佛教中心董事

仁波切与我的联系,全因宗喀巴大师殊胜的教诲开始。仁波切的慈悲和利益众生的伟大胸怀,深深地联系着他与我的师生关系。

与仁波切有较深入的接触是在访问他自传的时段,每次采访看着仁波切真情解剖自己的内心世界,让当时初加入的我,满心激动。至今,我仍然忘不了第一次见到仁波切时,他对我说过的话,也忘不了有回我遇到创伤,仁波切陪我哭的那一刻。这些种种凡夫琐事,却实实在在地捉牢着我与上师的关系,他对我的关爱,从来不曾听他说过,可是却不会因时空的距离而冲淡,皆因这份慈爱是来自一位大智者,我是何等幸运啊。

仁波切身教法教,永远是一致的,这是真实的佛法,让我找不到相对的矛盾处,亦是连系着我与他的这一份师生情的因缘之一。

我认为身为仁波切的董事,最大的挑战是来自个人内心的挣扎。即是你愿不愿意放下我执,随时为佛法作贡献,那才是最大的考验。许多时候,只是一种形式上的投伏,实际上内心里却不肯妥协;如此一来,容易导致言行不一致,造成他人和自己的矛盾和冲突。

还有即是与上师的关系,常常会因为个人的无明和无知,及贪执产生紧张和不信任的情况。这种情况一旦发生,旁人往往都帮不上忙,能不能跨过这关卡,实在又是一项须自我赤裸裸解剖的告白时刻。

上师的慈悲和智慧,拨开了我愚钝的心,使自己在无意间摆脱了向来强大的我执,深刻体会佛法带给我无法言喻的喜悦,发掘了我内在最纯净的特质,使自己在无意间发见睱满人身的难得,因而启发我此生偶遇如此尊贵的上师,实属十二分难得,便决定在未来全心全意协助他的法人事业。

由于,协调助理即是仁波切的左右手,倘若有天仁波切圆寂了,协调助理理事会得承担所有的弘法负责,也因有这样的一个职位,让我可以做得更多,更加专注,所以我更要全力以赴做得更多更好!

 

 

职务

  • 克切拉佛教中心董事
  • 中文委员会主任
  • 中文佛法班委员


背景介绍

拥有新闻系文凭及心理学学士的月谊,毕业后曾在光明日报担任记者及在南洋商报 (本地知名报章)担任专栏作者。

她在2007获得马来西亚政府颁发最佳杂志类健康报道殊荣。目前持续在主要的报章及畅销杂志如风采及慈悲撰写文章。她也在2007年出版了第一本著作《金甲衣护法》。

联络

Email: yekyee.kok@kechara.com

已停止接受评论

郭月谊

2009年6月19日 星期五 下午4:18 评论关闭

全身加入佛法工作后,发现了自己巨大的转变,因此每次都很热切地想与人分享内心的喜悦。简单一句话,因为我感到快乐,也希望每个人快乐,所以会继续这份殊胜的工作,与人分享佛法的美妙。

Kok Yek Yee, 36
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副协调助理 /
克切拉媒体出版社资深编辑 /
克切拉教育组中文文殊班协调人 /
中文委员会 主管

加入克切拉之前,郭月谊是一位正攻读心理学的学生,再凭着多年撰写的经验,也客串当自由写作人。目前在克切拉媒体出版社当资深编辑,曾在2007年荣获马来西亚政府颁发最佳杂志类健康报道殊荣奖,并在2007年推出她的第一本著作-《金甲衣护法》。郭月谊来了克切拉之后,认识了佛法之后,发觉自己仿如回到小学时期,在这里所有的事物,她重新学习和了解,感觉有点笨拙。经过了一段时日,不管内在或外在似乎都被磨练了,整个人变得脱胎换骨,心境变得踏实,轻松自在得多了。相信吗,这就是佛法的魅力哦!


你如何接触到克切拉?是否透过新闻媒介的关系?

在一次采访中,认识了当时克切拉的一位师姐张秀珍,热诚地向我介绍她的上师詹杜固仁波切,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詹杜固仁波切的名字。然后我听到这位仁波切竟然当过模特儿,出入穿名牌戴CK墨镜讲法,马上挑起了我的新闻嗅觉,请求她安排时间让我访问这位神奇仁波切。


什么原因促使你协助克切拉翻译《甘丹之旅》影碟?又为何因素让你投入佛法工作?

最难忘是访问仁波切,整个访问进行了八个小时,我准备的每一个问题,仁波切都可以用很逻辑的方式连贯起来,非常的棒。八个小时,我仿佛读了好几册书,访问结束后,内在宛如沐春风,很富足。没想到因这场访问,我开始慢慢地接近佛法,并且发现佛法的美妙,也发掘到世上竟有这样的一个人,活着只单纯利益众生,从不求回报。


为何加入佛法事业?佛法可有帮助到你?

因为佛法让我看到最脆弱的自己。因为佛法让我跌了再爬起来。因为佛法改変了我,让我看到渺小自己的存在意义。仁波切常常对我们说,法人事业可以是一份能让人温饱不愁三餐的职业,只要你认真地看待它。全身加入佛法工作后,发现了自己巨大的转变,因此每次都很热切地想与人分享内心的喜悦。简单一句话,因为我感到快乐,也希望每个人快乐,所以会继续这份殊胜的工作,与人分享佛法的美妙。


你在初初加入佛法到全职投入佛法过程,可曾有怀疑过?

刚开始,因佛法知识不多,面对很多内在和外在的问题,尤其英语并不是我的第一语言,常常与同事在沟通上出现问题,加上彼此教育背景的差异,冲突不时发生。那时的我,常会想我到底做对了选择吗?为什么没有人理解我等等,可是当看多读多了后,回想以前的自己才知道好笨。当然我也不否认刚开始时,对上师的信念也不够坚定,因此常出现拉扯锯的挣扎;曾想过放弃,可是每次想放弃时,总会接到来自各地的求助电话,一次又一次,我知道因缘打开了,要好好去照顾,要不恶果自然来。当心念一转,再好好地咀嚼上师的每句话,我内心的困惑便逐渐消失。今天的我,已经不容易被这些负面的念头干扰了。


你如何看待灵修旅程让你迈向愿景?

学习了佛法之后,个人的转化,非常的大。惟一不变是我仍然爱堆砌文字,意外地加入克切拉后,我被安排到出版社当编辑,与我喜爱的文字为伍。现在的我,编策书籍,撰写书本,做翻译工作,经已达成了我儿时的梦想。小时候,脑海里时不时浮现出与一群朋友写书出书的模糊画面,现在一切都不是幻像,它是真实的。了解了佛法之后,在写文字或编书时,感觉舒服喜悦,好像永远不会累似的,内心曾有过的空虚,现已一扫而空。所以,我的志愿是希望不停地出版仁波切的中文法书,直到我离开为止,以履行对上师的承诺和回报众生的爱护。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