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 为佛法受虐待

评论关闭

成长于霍威尔市,仁波切的养父母要他过着“正常”的生活,并且不允许他过度热衷于修习佛法


养父母严峻反对他追寻佛法,仁波切在每一次被发现到寺里工作或躲在房里念诵经文时,身心都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他们把他当作佣人,指派沉重的工作量,要他长时间在屋里屋外担任清洗的任务。

年幼的仁波切与英式足球─养父坚持要仁波切参与各项运动

在家里,任何与修习佛法有关的事都是天大的秘密;为了不被发现,仁波切把文殊菩薩像藏在床边的抽屉里,每晚躲在被窝里借用手电筒微弱的光芒读经书,连念诵心咒也是暗地里悄悄的进行。每一次要到寺里或拜见师父,仁波切都得以探望朋友为借口向家人撒谎。有时他会利用表兄弟为烟幕,当养母拨电查问时他们会好心的为他圆谎。为了阻拦仁波切求佛的信心,他养母更不惜在当地的蒙古社群中散布有关堪索洛桑达庆仁波切的恶毒谣言。

“我的行踪有好几次被发现了,他们把我打得很惨。但我还是继续撒谎。为了到寺里去而付出被惩罚的代价,对我而言是绝对值得的。虽然撒谎是坏的业力,然而得不着 佛法教诲则罪更为深重。”

仁波切的养父母要他上大学,找到一份好工作和组织家庭

但是如果他参与佛法活动太多却被阻止

养父母要他好好念书,上大学,然后结婚生子;拜佛可以偶而为之。仁波切虽然学业成绩卓越,但是他很讨厌上学, 认为那是挺浪费时间的。他希望可以早日成为 一个僧伽,全心向佛。他内心有着持续而不可抗拒渴望,希望可以躲在一个山洞在里打坐,念诵心咒。

虽然他的养父母极力反对,可是仁波切对佛法的热爱却不曾减退,甚至不在乎他们怎么看待或对待他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