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 寻求佛法

评论关闭

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前世为转世活佛的生命痕迹,在他年幼时已经很明显了。他从小就对佛教大师、各本尊和经文有着发自内心的依恋和奉献精神,并深切的期待有朝一日可以奉行佛法。他时常以打坐的姿态长时间坐在床上,幻想自己是一位大喇嘛在给予弟子们开示;他也在长条纸上缮写经文或绘画各色各样的菩萨图像。他把这些自制的图像派发给小朋友们,作为祝福和保佑他们的护身符。

幼儿时的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已经很喜爱彩絵佛菩萨的形象,比说这张释迦牟尼佛就是他的作品之一

仁波切也自制护身符如绿度母佛牌送给学校的小朋友

从小仁波切就为文殊菩萨,金刚瑜伽母、黑汝嘎、吉祥天母和观世音菩萨着迷;对《修心八颂》和观世音菩萨经文里的教诲有着深刻的认识。达赖喇嘛的言行对仁波切有着不寻常的吸引力,这股力量导致他常不由自主的念诵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弥吽”。他认为尊贵的达赖喇嘛就是佛陀的化身,但是从来没有任何人告诉他这一点。在求学时期,仁波切更曾经向文殊菩萨祈求在学业上有卓越的成绩。

文殊师利是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最喜爱的菩萨,这副唐卡是仁波切一位学生所绘制的,也是他最爱的文殊师利圣象之一

除此之外,仁波切的日常生活中处处显示他和佛法有着不可思议的联系。他常在幻觉中见到一位红衣女子,并非常肯定“这修道的路径可以很快的带我脱离尘”。他时常整夜不眠,待在棉被下偷念经书,以致第二天早上赶不上校车。在下雨的日子,他无师自通的向药师佛祈求及念诵六字真言,往往雨真的在他上学路上的时段里暂停下来,直到他到达学校后再继续。有一次,药师佛在他梦里从天而降,阻止同学们嘲笑仁波切。

在如此深渊的佛缘下,就在距离他家十分钟路程的蒙古寺里,仁波切遇见了他平生第一任上师,精通金刚瑜伽母法门的色拉寺前住持尊贵的堪索洛桑达庆仁波切。

尊贵的堪梭洛桑达钦仁波切-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的第一任上师

从此以后,仁波切把课余的时间都奉献在寺里;他忙里忙外,修剪草地,洗碗碟和清洗地板等等,全心全意的在寺里帮忙并伺奉他的上师。仁波切对吉祥天母有着独特的依恋,他长时间留在寺里向她祈祷。

“我愿意以生命换取师父的教诲。佛法就像是我的生命;在等待开示和灌顶的时候,我会感到极度的兴奋和期待。在法会进行时我全神灌注,不放过任何细节。法会后,我会很沮丧;不敢想象回家后的情景。”

尽管父母极力反对他修持佛法,仁波切还是不停的阅读各种佛学书籍。遇到不明白的地方他还拨电给堪索洛桑达庆仁波切的学生迈克尔罗奇,向他请示以求解答。

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对金刚瑜伽母总有很强烈的宿世缘分。 
仁波切劝谏他的学生专注于祂的持修法和尽心奉献以祂的天堂克切拉所命名的团体

也就在同一间蒙古寺,仁波切第一次有辛觐见至尊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并接受法王口传六字真言和《修心八颂》。经仁波切多次的请求下,堪索洛桑达庆仁波切授予他金刚瑜伽母的灌顶。

“那是我的第一次灌顶仪式 ——在前后的几个星期内我都感到非常兴奋。直到现在,每当提起这事时,我还会有种难以形容的激动。”

虽然浸沐在法喜中,仁波切内心始终为了不能和家人分享这份喜悦而感到深深的遗憾。为了避免被发现而招惹不愉快的后果,他把这秘密藏在内心深处。

年少的仁波切与他的母亲(右边)和亲朋好友。他的父母亲极力反对仁波切参与佛法活动;这使到他无法与家人分享內心最大的喜悦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