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 在霍威尔市的日子

评论关闭

在新泽西州,霍威尔市的日子里,尊贵的詹杜固任波切上的是Land O’Pines学校,他曾在科学和美术比赛中得奖,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仁波切从小就喜欢小动物,在暑假期间到宠物店打工,赚取零用钱。在家里,他把这份热爱发挥得淋漓尽至,最高纪录是在同一时间内收养了13只蟑螂、鱼、仓鼠、狗以及乌龟等小动物;花不少时间和精神悉心的照顾及训练它们。

在Land O'Pines School和一年级同学的合照

向他最爱的狗狗说了拜拜,才去上课

他的亲生妈妈常以“阿姨”的身份到这蒙古籍养父母家里探望他;似乎在观察仁波切的成长过程。与此同时,也是在霍威尔市,仁波切第一次遇见他的表弟,刚被认证为转世喇嘛的戴罗仁波切。

与妲布珈雅大家庭齐享用晚歺。虽然如此,人前人后所看到的情況,并非一致

他的养父母对他非常和蔼,对仁波切一切物质上的要求都尽量的满足。可是,这充满关爱的家,还是抵挡不了新泽西州的大环境对成长中的仁波切所带来心灵上的冲击。

快乐的家庭?仁波切和他的养母妲娜(左) 及养父波斯 (右)

养父对他有很高的期许,希望仁波切能给他带来荣耀。因此仁波切被逼参加各种运动,穿衣方式被严格限制,坐言起行得像一个真正的蒙古人。

仁波切和其养父波斯妲布珈雅,养父限制他穿衣的方式。
在学校,因他怪异的穿著和东方脸孔,使仁波切常常被同学取笑和欺負

养母心地善良,随时乐意助人。可是,她的脾气非常偏执及喜怒无常,很久以后才被确诊为患上精神分裂症。因为这个病,她常用木棍、扫把或手掌殴打仁波切。用力之猛使他耳鸣及满身瘀肿。她认为仁波切是她生活和婚姻上一切不如意的祸根,常一连好几个星期对他不理不睬。生活在这种充满怒气的环境里,仁波切身心皆受到相当大的伤害。

仁波切和他的养母娜妲

仁波切的养父母与其皇族外祖母蒂倩明摄于美国

在学校生涯方面,仁波切也没有得到养父母的支持,家人都不出席学校举行的年度颁奖典礼。由于养父干涉他穿衣的方式,另类穿著和东方脸孔的怪异组合使他成为同学们取笑和欺负的对象。养父母也不鼓励他出外交友,担心他会因此变得美国化。


不同年届的校服照。仁波切在学校的表现非常优 秀,并曾赢得了年度科学奖和绘画比赛。虽然如此,他的养父母并沒有给予真正的支持,也沒有出席过他得奖的庆典。所以,仁波切常常单独一人。

仁波切从来不曾为了这些困境而对他的养父母不满;他知道身为精神病患的养母不懂得控制自己的行动和情绪,并不是故意伤害他。相反的,仁波切化心灵上的创伤为动力,培养了他崇高的爱心和对人处事上的无比耐性。他的遭遇就像一面镜子,教导我们如何不让痛苦的经历影响今天的生活。

“我的母亲爱我,也不想失去我。我知道她是真心爱我的。我从来不觉得她是有意伤害我。她长期处在病痛的日子里。即使到今天,我心里没有对她不满。她对我的伤害并没有在我心中留下伤疤,因为我不认为她想伤害我。她已经够痛苦的了。”

沒有不开心的感觉–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与母亲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