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 痛失根本上师

评论关闭

据至尊宋仁波切的助理说,宋仁波切极少与别人牵手。 这张照片显示宋仁波切真的很疼爱詹仁波切


根本上师的圆寂,给仁波切带来毁灭性的伤痛。那一天早上,仁波切像平常一样准备早餐、做好清理工作就去上班。在没有任何预兆之下,佛教中心拨电给Fotomat,告诉他宋仁波切已经虹化圆寂了。

这张令人触景伤情的照片,是在宋仁波切回印度的那个早上拍下的。
那一次,也是詹仁波切见到宋仁波切的最后一面

随着宋仁波切的圆寂,詹仁波切必须面对到印度甘丹寺或继续留在洛杉矶的决择。在洛杉矶,他很有机会成为著名的影星或知名人士。事实上,在青少年时期,仁波切曾多次被邀请为模特儿;派拉蒙电影公司更曾邀约他成为旗下的演员!宋仁波切的占卜显示,仁波切极有可能在镜头前成名;另一方面,身为一名僧侣,他更能广度众生。知道了这一点,仁波切下定决心前往印度,成为一名僧人。

“经过了超过一年的时间,我才走出宋仁波切逝世的伤痛。前往印度的兴奋被空虚感取代。连去达兰莎拉和甘丹寺也仿佛变得毫无意义。但是为了实践对宋仁波切的承诺,我还是启程到印度,去探访他的屋子,入甘丹寺修持。”

在洛杉矶唐人街购物——詹仁波切常侍候宋仁波切左右

“我对宋仁波切有着不可动摇的信念。我多么希望自己到印度的唯一目的是侍候我的上师,而不是因为被住持钦点,或受金甲衣护法和达赖喇嘛认证为一位仁波切。我愿意为上师做任何事,而我欲前往印度的目的,也是为了与上师一起。我向来对人和事不太执着,唯有上师却让我每时每刻思念不已。”

在詹杜固仁波切的恳请下,宋仁波切在这张照片后签名并盖上拇指印。
他也传授其个人心咒,并剪下一撮胡子给詹仁波切留念。
今天,这张照片被供奉在詹仁波切的佛坛上,在远行时更随身携带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