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记

第一章—传承法脉

2009年6月3日 星期三 下午7:38

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曾受到至尊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至尊宋仁波切、尊贵的堪梭强巴耶喜仁波切以及其他受敬佩的大师们所认证为堪布根顿越达,既是甘丹萨济寺第72届住持以及伟大的佛教学者兼导师堪珠图登兰桑的转世…

第二章 – 皇家血统

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的皇家母系血统,可以追溯至传奇性的成吉思汗大帝。生母为蒙古公主蒂娃宁波,詹杜固仁波切的蒙古全名为依斯卡明王子…

第三章 – 充满吉兆的诞生

在吉祥朕兆的祝福和笼罩下,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於1965年10月24日诞生于台湾省台北市…

第四章 – 在台湾的童年岁月

在襁褓时期,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已经显示出不寻常的能力。七个月大时,许多大喇嘛到来认证他为转世灵童,要求把这小婴儿带到寺院修行。可是仁波切的母亲拒绝了这项建议。她认为,如果真的是一位转世喇嘛,他最终一定会找到属于他自己的寺院…

第五章 – 从台湾到美国

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是在1972 年离开台湾到美国的,当时他才七岁。在母亲和外祖母的安排下,他被送到位于新纽泽西州霍威尔市养父母的家…

第六章 – 在霍威尔市的日子

在新泽西州,霍威尔市的日子里,尊贵的詹杜固任波切上的是Land O’Pines学校,他曾在科学和美术比赛中得奖,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第七章 – 寻求佛法

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前世为转世活佛的生命痕迹,在他年幼时已经很明显了。他从小就对佛教大师、各本尊和经文有着发自内心的依恋和奉献精神,并深切的期待有朝一日可以奉行佛法…u

第八章 – 为佛法受虐待

养父母严峻反对他追寻佛法,仁波切在每一次被发现到寺里工作或躲在房里念诵经文时,身心都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第九章 – 离家出走

对仁波切而言,世俗的生活方式,例如上学、结婚及追求事业上的成功,是在浪费生命。修行的愿望被剥夺,使他幼小的心灵陷入绝望的深渊;他试图逃跑到山里躲起来禅修…

第十章 – 到洛杉矶

由于他一心向佛的理想和养父分歧的意见继续不断的加深,当时年届十六岁的仁波切和养父之间的关系因为无数次激烈的争吵而降至最低点…

第十一章 – 图登达杰林佛教中心

仁波切在寻找佛坛以修习轨仪时,曾经向图登达杰林佛教中心查询。他最初是去邱杨创巴仁波切的金刚界佛教中心寻找,得知该中心经已关闭后,他转而向东方研究大学询问…

第十二章 – 身兼三职

在没有任何亲朋戚友的资助下,仁波切需要身兼三职以维持生活上的基本需求。在求学期间,仁波切傍晚时到离住所25分钟路程的麦当劳上班。在那里他曾被指派的岗位包括烹饪及当收银员…

第十三章 – 在洛杉矶的日子

仁波切在洛杉矶的日子过得多姿多彩,下班后的夜晚他呼朋唤友留恋夜店,开着车子在日落大道和荷里活西区内驰娉。由于长相太稚嫩,他常被错认为低于法定年龄而被挡驾于夜总会大门口…

第十四章 – 遇见宋仁波切

仁波切是在图登达杰林佛教中心初次遇见至尊宋仁波切的。这场邂逅是仁波切生命中最重要的转捩点。宋仁波切应邀到洛杉矶当为期六个月的客座教授,仁波切一眼就认出宋仁波切是他的根本上师…

第十五章 – 痛失根本上师

根本上师的圆寂,给仁波切带来毁灭性的伤痛。那一天早上,仁波切像平常一样准备早餐、做好清理工作就去上班。在没有任何预兆之下,佛教中心拨电给Fotomat,告诉他宋仁波切已经虹化圆寂了…

第十六章 – 甘丹之旅

在宋仁波切离世后的几个月里,为了清还债务及筹备前往印度的旅费,仁波切留在洛杉矶不眠不休的工作。仁波切的虔诚感动了佛教中心的主要赞助人罗拔史东,他替仁波切还清所有的债务,使他能尽快接受剃度…

第十七章 – 事师

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前几世对上师毫无保留的依止精神,造就他今世在十四岁之前,就得到格鲁派大师,如至尊林仁波切和至尊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教诲与灌顶…

第十八章 ——认证和行坐床礼

至尊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为他的转世身份作出最重要的认证。尊贵的堪殊强巴耶喜仁波切(最右)是认证詹仁波切转世身份的大师之一…

第十九章——善举

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把对上师和寺院的爱心化为行动,他推行慈善活动以资助寺院和周围的村子,让僧侣与平民一同受惠。

第二十章——来到马来西亚

1992 年,在上师尊贵的堪殊强巴耶喜仁波切和尊贵的拉替仁波切的指示下,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到马来西亚,展开他在东南亚地区弘扬佛法的使命。

第二十一章——克切拉

驻在马来西亚十二年,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是甘丹萨济寺在马来西亚的分部——克切拉团体的创办者和精神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