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历史:仁波切在马首个落脚处

2010年8月28日 星期六 上午7:04 评论关闭

位于八打灵再也SS2的房子外貌


18年前,当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初抵马来西亚时,他必须从零开始。他只知道自己必须兑现对上师的誓言,筹募建造僧人宿舍的资金。那年是1992年,那个时候的仁波切只有在美国及印度生活的有限经验。他在本地唯一的联络人是之前在前往菩提迦耶朝圣时认识的一位僧人。仁波切在他的邀请下带着几位僧人侍者只身前来马来西亚,上师皈依心及佛法是他的所有家当及护持。

18年前仁波切落脚的小房间

侯妈妈为仁波切特别订制法座及佛坛

仁波切开始传法后,情况才慢慢好转,越来越多人开始对他伸出援手。其中一位忠诚热心的信众就是侯妈妈。由于仁波切与侍者没有固定的住所,侯妈妈就迎请仁波切到自己的住家居住,方便仁波切开示、会客及占卦。

在短短几个星期里,侯妈妈拿出钱在屋子后方扩建一间小房间给仁波切。她还根据仁波切的要求订制了庄严的佛坛、简单的法座。她也根据西藏的传统,把整个空间贡献给僧伽。

佛坛上供奉着今天克切拉佛教中心供奉的佛像

侯妈妈的贡献超越了钱财,她还把房子开放给所有仁波切的弟子、前来会见仁波切的陌生人。她毫无怨言地把仁波切当成一位真正的行者,真诚的招待他的客人。

侯妈妈大方地把客厅开放给所有等候仁波切会见他们的人使用

有了侯妈妈及其他弟子的协助,仁波切才有办法筹募足够的资金建造僧人宿舍。

仁波切竭尽所能供养佛菩萨,这是他当时能力范围内所能供养的塑料供碗……

还有一些五色塑料珠子—仁波切总是尽一切能力供养

克切拉佛教中心增长后,侯妈妈轻易地再度跟仁波切联络上。最近,她转告仁波切的学生说,她将会在近期迁出该住所。她事先征询克切拉,该如何处置仁波切18年前入住的小房间。我们就决定到访侯妈妈的住家,结果我们发现……。

即便仁波切已经搬离,侯妈妈这18年来不曾移动过仁波切的物件,她一直都在打扫及清理那个小房间。房间里的供碗、佛像、海报、藏书及茶杯都不曾被移动过。每一天,侯妈妈都会到小房间的仁波切法座前做供养、观想及进行仪轨。

侯妈妈过去18年来每天都到仁波切的法座前礼拜

侯妈妈甚至继续保管仁波切当年的药物及维他命丸!

对仁波切的新进弟子而言,这个小房间或许很陌生。但是,眼前熟悉的仍是他佛坛上的宗喀巴、金刚瑜伽母、金甲衣和黄财神佛像。这些都是仁波切至今仍继续推广及弘扬的修持法门。佛像前的供碗盛满五色塑料珠子,这也是仁波切当年能力范围内所能供养的供品。今天,在赞助人慷慨的贡献下,仁波切才有能力供养盛满珍珠的银制供碗。

即使再简陋,仁波切当年的小房间还是开设了一个小小的礼品区,备有准备送给弟子朋友的各类书籍、海报及开示录音带。这些书籍都已经发黄、录音带也发霉了,但是这些都在在显示仁波切由始至终不变的慷慨送礼结缘的修行。

1992年的礼品小橱柜

根据西藏传统,有能力的人会保留家中的一个小房间给僧伽,累计他们接受佛法的因。在地域辽阔的西藏,这种做法特别适合经常远游的喇嘛。对西藏人而言,能够招待喇嘛是何等的荣耀,没有西藏血统的侯妈妈却深明此理。

我们这次重访仁波切故居,资深弟子的感受特别深;因为这里正是仁波切在马来西亚的起始点。我们也趁此机会告诉大家紧记侯妈妈等人当年协助仁波切的恩情,才成就了今天仁波切能够继续留在马来西亚弘法的因。

谢国良趁机拍下照片留念

因为侯妈妈极力保留当年的故居,新进弟子才有机会一窥今天的克切拉是如何从这一小步开始的……。它也提醒我们仁波切对弘法利生的不竭努力。故居的一切摆设及供奉的佛菩萨都是今天克切拉供奉的佛菩萨的缘起……。

我们在此向侯妈妈表达当年照顾仁波切的谢意,因为她的善行,我们才能够让仁波切继续留在马来西亚感动及教化更多人。

仁波切的资深弟子谢松平(左)与新进弟子何耀文展示了仁波切当年印刷的生平介绍册子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