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甘丹寺传统带来马来西亚

2010年2月24日 星期三 下午9:50 评论关闭

来自甘丹萨济寺的卡定仁波切(左)、罗桑耶喜(右)


不明白藏文?没关系,它并不会阻挠你修持殊胜法会;因为克切拉不会让这发生!

克切拉有些部门沉静了两周的时间,因为他们很忙,忙着进行一些很特别的事。他们忙着把甘丹寺的古老传统带到马来西亚,在这个遥远的土地传承下去。

朵玛:学习如何混合面粉等材料

一个月前,甘丹寺来了两位僧人—卡定仁波切和格西罗桑耶喜。他们俩协助克切拉的成员掌握法会的细节。

法会是梵文,意即献供。法会上,祈请文和供品都献给三宝,目的是要求获得加持与祈求他们的帮助。当某一个法会由特定的对象(本尊)时,这些本尊就会帮助祈求者跟佛和佛菩萨联系起来。

罗桑耶喜巧手匠心制作出精美的朵玛

卡定仁波切和罗桑耶喜教导克切拉成员11种不同类型的法会,包括了Drolchok (度母)、 Menlha (药师佛)、Sheningdundok (心经仪式)、 Sherabnyingpo (心经持诵)、 Jamphel Tsenchok (持诵文殊菩萨佛号)、 Jigje (Solitary Heart Yamantaka), Gyabshi (400项障碍去除法会),、Lhapsang (香供), Namgyal Tsechog (长寿法会), hagsum (去除障碍法会) and Damtsik Dorje (修复破坏的三昧耶的Samayavajra)。

把朵玛形塑好后,就涂抹上酥油避免表面龟裂

法会的学习需要长时间和天天练习。甘丹寺的僧人缓慢地把祈请文以藏语念出,然后我们把它们译成罗马字母,如“SANGYE CHO DANG CHO KYI CHO NAM LA”。

这样的翻译过程当然难于避免出错,特别是像藏文这样细微复杂的语文……。看看这一行字:“DI, DHI, DEE, DHEE, DIK, DHIK, DIG, DHIG”,不简单吧!

朵玛被饰上庄严的符号,这些符号是僧人特地从印度带来的酥油混合物质

翻译的祈请文必须经过多重订正与审核,然后再交由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批准。之后,大家就学习制作朵玛—由燕麦粉、牛油、牛奶、蜜糖和糖混合而成的面团。这些面团将会被形塑成圆锥形,上面还附上花朵,然后再涂抹上酥油防止表面龟裂。

每一个法会备有特别的一套朵玛和佛坛布置。我们把整个过程和细节录制下来。

朵玛有很多种形状和大小,比如这是献给大威德金刚和金甲衣护法,不过还没有涂抹上鲜红色的朵玛

不仅如此,除了上述11项法会,克切拉的成员还必须翻译和学习金刚瑜伽母自我灌顶与ruchok、Je Tse Zin Ma(宗喀巴长寿灌顶);从而在仁波切进行相关仪式或法会时,成为他的助理。

不认为那是很大不了的事?哈,因为接受了灌顶的修行者就有资格把自己设想成本尊!

大家学习如何制作朵玛

为 Gyabshi与Sheningdundok (心经仪式)形塑lüs

学习法会的种种的确很不简单,对那些放下手头上的事,专程从甘丹寺飞到马来西亚来教导我们的僧人更是如此。其中,罗桑耶喜正忙着准备Geshe Lharampa博士考试。罗桑连续6年都必须应付长达一个月的佛学考试,以便测试他对佛学知识的了解与掌握。在马来西亚逗留5周,等于缩短了他应考的准备时间。我们再次特别感激他和卡定仁波切的热心教导与慈悲。

法会的每一个过程与步骤都被记录下来,并且经过仁波切和罗桑耶喜的审查

法会是为了筹建詹喀措林(TKL)而展开。仁波切经常提醒大家,我们需要一个内在的詹喀措林,而不是一个空有外表、吸引游客观光的雄伟建筑物。我们追求的是一个实实在在、有生命的马来西亚佛学教育有机体!

整个朵玛的制作过程经被录制下来

……佛坛的布置


……法会持诵的情景

僧人与法会成员正确保一切正确无误

本周,这几位僧人就会回到甘丹寺;不过下来的路还长远呢。克切拉成员在未来一个月将学习如何掌握这些法会,然后再把它们传授给其他人。从法会中感受能量和受益的朋友,都迫不及待把这个好处传达下去。

本周,这几位僧人就会回到甘丹寺;不过下来的路还长远呢。克切拉成员在未来一个月将学习如何掌握这些法会,然后再把它们传授给其他人。从法会中感受能量和受益的朋友,都迫不及待把这个好处传达下去。

僧人教导我们关于法会的所有大小事,包括手印;大家都边听边练习

所有事物都必须经过多重审查与订正

有了自己的工作很重要的认知,出席者皆全神贯注地聆听

每个人包括拿督曹美心(左)在内,感谢卡定仁波切和罗桑老师专程来到马来西亚提供协助;大家希望他们下一次再来教导我们更多的法会

时为他人着想的仁波切给僧人准备了很多贴心的礼物,包括一个桌灯给准备应考的罗桑老师

仁波切要求僧人帮忙带很多维他命和药物给他的师友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