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特别的小幼狮男孩

2010年7月8日 星期四 上午7:41 1 条评论

当蒂埃里把私人念珠串送给克里汗时,他很高兴的接受了并立即戴在手上


已经过了午夜,拉章所有的人突被传召到会议室。听说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准备透过国际电话交流的方式,给予一名叫克里汗的比利时男孩皈依戒及口传心咒。根据凯尔特语(Celtic),克里汗意即“幼狮”。克里汗是仁波切弟子蒂埃里及安德鲁(Thierry and Andrew Boon)好友的儿子。

虽然如此,这件事情并非毫无征兆,其实仁波切是在午间不停地收到远在比利时的蒂埃里及安德鲁短讯,以及他们上传这位男孩的照片及资料。根据他们的资料,克里汗自9岁开始就不间断地告诉家人他想要到印度的达兰莎拉见第十世嘉华仁波切,现在12岁时的他,即将有机会完成他的心愿了。

根据克里汗家族的传统,每名孩子到了12岁就可要求祖父祖母选择一个他们梦想前往的地方旅游。克里汗的选择是至尊嘉华仁波切居住的达兰莎拉。克里汗还给嘉华仁波切写信,表达本身希望觐见他的心愿。不幸的是,嘉华仁波切在克里汗拜访期间出行;克里汗为此感到很失望,并决定取消他的12岁旅行。家人为克里汗非见嘉华仁波切不可的举动感到好奇及不解。

蒂埃里在仁波切的指示下教导克里汗宗喀巴大师上师瑜伽法门,克里汗如海绵地吸收,学得很快还发出许多问题

之后,安德鲁偶然发现克里汗专注和聚精会神地在持诵心咒

我们在拉章会议室内给蒂埃里及安德鲁打电话,蒂埃里充当克里汗及仁波切的翻译,方便彼此沟通。仁波切开始向克里汗发出了一连串的问题,同时为他占卦。


梦境的问题

仁波切询问克里汗他是否不时梦见自己在比利时以外的地方,跟一群穿着僧袍的僧人或行者一起禅修冥想。仁波切也问他是否梦见自己在山林中行走。克里汗对以上两项问题的答复“对。”仁波切再问他是否在梦境里看见雪山或山洞,同时是有白色建筑物的荒凉地方时,克里汗的答案也是对的,不过只有雪山没有建筑物。

接下来,仁波切询问克里汗在梦境里他所看见的山洞或山丛,让他觉得很有安全感?克里汗也答“是”。当仁波切询问山洞里是否有个较年长,身穿僧袍的人跟他交谈?克里汗说的确有一位穿着东方式长袍的年长者跟他交谈。克里汗也肯定地对方有东方人的面相,他本身跟对方的感觉也舒服。

当仁波切进一步问他这位僧人是否头戴帽子,帽子的颜色时,克里汗表示那人的确有戴一顶内冒帽子,而帽子颜色是橙色。仁波切再问他帽子是橙色还是橙色加金色边时,克里汗表示帽子是浅橙色的。仁波切说答案是正确的。他要求克里汗形容帽子的形状时,克里汗表示,那是个尖头帽子,是往上略圆的形状。仁波切听到后很开心,并要求克里汗形容自己在山洞里的活动。克里汗表示,他在山洞里看见其他的孩子与他一样。

仁波切跟身在比利时的克里汗交谈,蒂埃里则充当翻译

蒂埃里告诉我们,克里汗也做了其他恶梦。克里汗在仁波切询问下表示,他梦见黑色的人物向着他的方向走来;他还表示这人物是黑色的。当被要求辨认那黑影是男或女时,克里汗回答是男性,而且数目超过一个。在仁波切询问黑影拥有两个手臂还是四个手臂时,他表示两个手臂。仁波切继续问他, 黑影是否长着动物的脸孔时,克里汗表示有些是动物脸孔,有些则不是。仁波切也问他出现的动物是一只水牛还是牛的脸孔,以及是否拥有长鼻子等问题。克里汗表示不是,他不认为那动物长着长鼻子。

仁波切很满意克里汗的回答,并要求知道这些黑影当时在做些什么。克里汗表示他们各自在交谈,不过他不知道他们到底在交谈些什么内容。仁波切询问克里汗是否猜到他们的谈话内容,或者感觉他们在谈论自己时;克里汗表示不晓得他们的谈话内容。在发现克里汗难于表达自己时,仁波切告诉克里汗不要害怕,而刚才的连串问题也不是什么测试,所以并没有标准的答案。

仁波切询问克里汗见到这些黑影时的感觉时,克里汗表示自己感到非常害怕。仁波切向克里汗保证说,梦境里的黑影不会伤害他或他的家人;因为这些黑影是克里汗的护法!克里汗的母亲在知道自己的儿子不会被伤害后,终于放下心头大石,还哭了出来。


一位特别的男孩

仁波切随后告诉克里汗他是一位很特别的男孩,这些梦也会在他长大后慢慢消失;并且他梦见的地方的确存在,而且至今还存在。仁波切也透过蒂埃里告诫克里汗:

  1. 绝对不可说谎
  2. 绝对不可偷窃
  3. 绝对不可喝酒
  4. 必须听从父母的话,跟他们合作及帮助他们
  5. 必须努力读书并完成学业
  6. 必须完成每天的功课、对他感到熟悉的特别人物祈祷。仁波切表示将会在之后口传他这位特别的人物的心咒。

尔后,仁波切授予克里汗皈依戒及口传宗喀巴大师心咒唵阿惹巴扎那迪。仁波切还赐予克里汗一个法名天津蒋阳,意即“护持佛法的文殊菩萨”。

他劝谕克里汗在做完学校的功课后,每天至少持诵一或二串念珠的文殊菩萨心咒;此外,皈依后的他将受到护持,也会睡得更相更甜。口传是一项允许克里汗持诵心咒的仪式。仁波切预测,在持诵心咒后,克里汗的记忆及潜能将就此打开。

克里汗展示他的诸佛菩萨收藏,其中,宗喀巴大师擦擦是安德鲁和蒂埃里给他的礼物

仁波切告诉克里汗,像他这样特殊的男孩将是乐于助人及善良的孩子。由于他是一个特别的男孩,唯有他听从父母的话也不可顶撞他们, 文殊心咒才会展现力量。只要克里汗听从仁波切的指示,每当持诵心咒时,他心里将会感到快乐又备感加持。

仁波切劝谕克里汗在达兰莎拉的旅程中去参观寺院、做礼拜及绕塔。克里汗还询问仁波切,彼此是否会在达兰莎拉见面?仁波切表示,他们将有机会会面。仁波切还告诉克里汗本身的经验说,12岁的他在美国时同样非常渴望见到嘉华仁波切、佛像及持诵心咒;跟克里汗不一样的是,仁波切没有一个指引他方向的人,而被迫自己寻找答案。

克里汗的剪贴簿。他还特地在一个学校作业里制造了佛像印章,然后引在他的剪贴簿上

仁波切劝告克里汗时时把宗喀巴大师铭记于心里,并且完全遵守仁波切的指示。只要他办得到这些要求,他长大后将会成为一个能够带利益给很多人的人。

那确是一个很奇妙的经验,见证了比利时男孩克里汗的转世—对藏传佛教毫不知情的他,却对嘉华仁波切入迷。能够吸引他的话题也只有嘉华仁波切及佛像。克里汗来自佛教发展有限的比利时显示他不是受到文化的影响而对嘉华仁波切着迷。这样强烈的吸引唯有前世留下的印记可以解释。

克里汗展示自己收藏的释迦牟尼生平故事书

仁波切指出,只要获得很好的栽培,克里汗将会慢慢显现真正的自己。仁波切指出,一般下,小孩会在四五岁开始忘记上述梦境,不过12岁的克里汗却继续在做同样的梦,这正是非常好的征兆。无论如何,如果克里汗没有得到很好的栽培,长大后,他会是一个很调皮的孩子。在获得克里汗父母的准许下,仁波切指示蒂埃里跟这位男孩保持联络,成为他的笔友,以叔叔及朋友的身份引导他。

克里汗展示蒂埃里及安德鲁教导的手印。克里汗在看到宗喀巴大师祈愿本里的手印后立即要求蒂埃里教导他,而他也一学就会,并且教导母亲如何做

仁波切解释说,上述过程就是古代寺院确认及鉴定仁波切或杜固的过程。在另一个现代时空,备有冷气设备及舒适的拉章里见证整个过程,丝毫没有减少它的真实性……。

克里汗的母亲凯特琳展示安德鲁及蒂埃里赠予的克媒作品《If Not Now, When?》

One Response to 一个特别的小幼狮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