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要戒掉吃肉的习惯?

2012年6月22日 星期五 上午6:16 评论关闭

2012年5月23日,共有8位克切拉成员化慈悲为行动,发誓加入茹素行动,减少对其他有情众生的伤害。以下是加入茹素行列朋友的名字,他们茹素的期限从最短的半年到终身茹素不等:

  1. 关云珊(6个月)
  2. 任露芬 (6个月)
  3. Chervenne Hong (终身茹素)
  4. 沈俏泓(终身茹素)
  5. 彭泳顺(终身茹素)
  6. Jack Ng(终身茹素)
  7. Rena Wong (6个月)
  8. Lilyn Tan (6 个月)

尊贵的詹仁波切一直都提倡素食救动物。克切拉在2009年开设了本身的素食餐厅,向世界宣扬素食也可以很美味和营养十足,更重要的是,我们该带着正确的发心茹素。 仁波切的博客更开辟了素食料理食评,跟爱素食的朋友分享。

郭月谊讲法师给八位即将茹素者讲解茹素和其戒律等意义

以下是八位加入茹素行列的朋友的心声:

1. 关云珊

年纪轻轻的我为什么我要持守素食戒斋?对我而言,年龄不是问题,这关乎了机缘来到你面前,你只要抓住就是了。如果我不这么做,或许下次未必会有此机缘。我不仅可以给吃了18年肉的身体来个大扫除,还可以累积一些功德和利益其他众生。

这岂不是一石二鸟的美事一桩?更何况,此时不做,更待何时?

成为素食者的其他原因:

  • 主要是不希望其他众生生活在恐惧之中,让家畜等生养的目的就是为了满足的口腹之欲。如果这个世界少几个吃肉的人,养育在糟糕环境和被杀死的动物数量也会相对减少。动物生存在这世界目的不应该是为了满足我们的口腹之欲。
  • 我不希望把死尸放进我的口中!想到就心寒。每当想要吃肉的时候,我会提醒自己面前美味可口的肉其实是一只死掉了的家畜身体的一部分。我会站在动物的立场想像自己死的时候,也不希望身体的任何部分被人蒸煮来吃掉!
  • 我可以把对动物慈悲功德回向给詹仁波切,祝愿他身体健康,常住世;以及家人身体健康。

但愿仁波切永久住世,常转法轮。但愿一切有情众生离苦得乐!

2. 任露芬

2012年的卫塞节,我从尊贵的詹仁波切那里领受皈依戒,心备受加持。皈依戒里的第一个戒律就是不杀生,所以我考虑持守半年的不杀生戒。我强烈地希望透过持守不杀生戒,把功德回向给我的上师,祈愿他健康常住世,以及迅速实现克切拉禅修林克切拉世界和平中心。我也会配合不杀生戒,同时进行10万次的水供。

郭月谊讲法师的带领下,我已经跟其他七位同修在金甲衣护法面前发誓守戒。我很高兴自己最终跳出舒适区成为一个持素者,我希望接下来会会终身茹素。

3. Chervenne Hong

我持守不杀生戒的目的在于造下对动物慈悲的善因。我希望把持素的功德回向给仁波切、父母亲和姐妹,但愿他们身体健康长寿,以及一切有情众生离苦得乐。

4. 沈俏泓

在持守素食戒前几天,我问彭泳顺要如何“正式”成为持素者。我感到很好奇。两天后,他告诉我说,郭月谊讲法师将为一群要持戒的同修主持一个仪式!我感觉机缘凑巧,所有的一切似乎就已经事先铺排好了,让我顺利地宣誓成为素食者。

坦白说,我并没有想太深关于我们持素的原因,只是认为应该把佛法实践在生活中。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减少被杀害动物的数量。假使一个人一个月吃下一只鸡,那么50年内就需要杀死600只鸡,我只能说“哦,我的佛菩萨!”。

与此同时,这似乎是其中一个训练我的心——对肉类和某程度上对事物执念的方法。许多人会以为不吃肉是很难的,因为我们几乎无肉不欢。但是,我认为如果成为素食者的发心是正确的,没有什么事是办不到的!吃肉的习惯只是一种给他人制造痛苦,而自己在精神上执着于满足我们味蕾的欲望。

我以为这是我个人在灵修上的里程碑,我感觉非常棒!当别人问我“你是素食者吗?”,而我可以很坚定地告诉他“是的,今天开始我就是其中一个!”

5. 彭泳顺

当我在一年前开始学佛,我开始明白一切有情都平等,不同的只是外表。或许有些有情无法用言语来表示,不过都能感觉痛和苦,这就跟人类一样,他们痛苦的呐喊同样令人心碎。

我问自己:我怎能为了满足欲望而忍心杀害另一个有情?人类需要别人的爱,动物也同样需要爱。不管体积大还是小,强壮还是脆弱,可爱或丑陋,每个有情都有生存下来的权利。

我认为是时候把所学实践起来。犹如仁波切所说:此时不做更待何时?成为一位素食者就是停止继续对可爱动物制造痛苦的最基本的第一步。

谢谢仁波切持续不间断地给予我们宝贵的佛法教诲。

6. Jack Ng

我已经吃了28年的肉,而且还甘之如饴!我从来没有想过在及会不吃肉,因为我个人认为那是生命里最享受的一件事。我身边也有很多跟我一样吃了再算的朋友!

有一天,我看了一套关于食品工业的纪录片,题目叫FOOD Inc.,这套纪录片打开了我对吃肉对动物、环境及自己所造成的伤害有了全面的认识。无论如何,我还是无法戒掉吃肉的习惯。

然而,有一天,我遇见了克切拉,聆听了仁波切启迪人心的法,也得到克切拉讲法师和许多克切拉成员的支持。我皈依了仁波切,我发觉只是牢记不杀生的戒律并不足够;所以,我决定终身茹素;并且希望启发其他人也加入我的行列。

7. Rena Wong

当我父亲8年前患癌前时,就开始认识素食,医生说他的病是由于进食太多肉类所造成,我尝试茹素多次,不过都不成功。

当我加入克切拉之后,跟它的会员交谈后,我得知更多关于茹素的好处,还有吃素的人要如何补充蛋白质。素食主意能帮助减少人类为了满足口腹之欲,而对动物行使的暴力和屠杀。我们吃的其实是动物的尸体,而把肉类送到我们餐盘中的整个过程对动物行使了太多的暴力、压力和痛处;吃下这些肉类的人其实咽下的是屠杀过程中产生的负能量!我相信这样的饮食习惯将导致我们身心灵的不协调,最后让我们生病不适。

在正式进行这个斋戒仪式前,我就开始茹素,并发现这饮食方式改善了我的健康状况。我的健康向来不好,人经常会很沮丧,疲倦和关节疼痛。在茹素一段时间后,我的体力增强了,人也快乐,也平静了。

素食餐准备和收起起来也相对容易,它同时也考验我有创意地为家人朋友准备晚餐!想象一桌子的沙拉、皮萨、派、汤、蛋饼和紫菜卷等,里面加入了坚果、水果和蔬菜准备出多种样的菜肴。发现了吃素的好处,真是太奇妙了,所以我强烈推荐家人朋友吃素。

8. Lilyn Tan

鼓励我持守素食戒的是詹仁波切的教诲和同修兄弟姐妹。我把功德回向给克切拉禅修林克切拉世界和平中心,希望这两个计划赶快实现;也回向给一切有情众生,但愿他们离苦得乐。

更多的关于请求讲法师授予素食戒问题,请联络廖美玲,电邮:may.ong@kechara.com 或致电 +6012 388 8589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