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行动更待何时?

2011年11月4日 星期五 上午9:09 评论关闭

佛陀曾说在末法时期,他将化身为上师传法。佛菩萨的转世就是为了利益众生和赐予加持,每一个行动和每句话都具疗愈作用。他们的出现就是为了传授证悟之道,除了传授佛法和修行以外,他们还制造机缘给众生供养他们,协助他们累积功德。

这是一个末法时期,因为持守纯净的佛法是如此艰难。我们不是为俗事所缠就是沉溺在所谓的欢乐与“成功”里,无瑕追求灵修;知道佛法完全衰败直至佛菩萨也不再显现人间来传授佛法。

有鉴于此,我们带着感激的心,庆祝上师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的46岁诞辰,庆祝这个46年前他选择继续转世在人间弘扬佛法的日子。克切拉佛教中心在当天早上举行了放生仪式及举办了上师荟供法会。仁波切选择在我们这个时代转世并派出万难弘法利生。仁波切不平凡的一生及经验,最能激发及启迪我们,他们的生平故事就收录在新推出的   画传《承诺》, 此传记由克切拉媒体出版社出版。

善巧的仁波切透过各种非传统的方式,不管是博客、YouTube 还是 文字等各种管道来启迪我们。他相信也透过创立个中部门—艺术、美食旅游来制造大家接触佛法的机会。 无论如何,非传统的传法方式并不妨碍正统传承自释迦牟尼的法教透过宗喀巴大师传承下来,其中,仁波切创立的克切拉佛教中心扮演了重要角色。除了在众生的心识里种下证悟的种子,克切拉佛教中心的成立别无他途。

首届佛教讲法师授任仪式
今天也是仁波切授予四位跟随他多年的弟子成为讲法师,协助传扬佛法的殊胜日子。仁波切解释说,在这个时代,要求大家出家为尼为僧,然后克服内在的执着是很困难的。如果僧伽的人数减少,佛法也将随之衰败。佛陀曾说,只要仍有四位受戒信众认真修行,佛法就会增长。为了让佛陀的教诲在这个末法时期继续传承下来,仁波切创立了佛教讲法师制度。

在家人讲法师扮演了让佛法普及化,引导和帮助有需要的人的角色。讲法师这个职务在传统佛教里并不普遍。这个职务是由克切拉佛教中心精神导师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特别为了在佛教末法时代保存佛法,并推广给更多的人而开创的概念。

詹杜固仁波切:”我们不能一直等待一个人成为和尚或尼姑。等他学习、改变、提升,然后才和人分享。正如我现在这样,如果他要40岁之后才成为和尚, 我不知道他还有多少时间和人分享。”讲法师有的是在家人的外表,经历一般人的荣耀与挫折,有家室有孩子,有负担有梦想,对世间烦恼有切身的体会与领悟,所 以他们更能开出适合你我的“药方”,用你我熟悉的语言,适当给予安慰、鼓励和劝告。4位受戒的讲法师是跟随仁波切学习佛法多年的弟子绕文正、谢松平、林世 碹及郭月谊。四名的男女弟子受委任为讲法师;他们当中有的是企业主管,有的是专业人士,同时也拥有幸福的家庭。

四位受戒的讲法师是饶文正、谢松平、林世碹及郭月谊。仁波切象征地剪下他们的一小撮头发,并给他们戴上释迦牟尼的佛最。这四位在家人讲法师将负责主持佛教婚礼、葬礼、加持住家、驱除负能量、提供咨询和授予灌顶等。

克切拉世界和平中心
诞辰原本是个开心的日子,不过仁波切宣布了本身身患重病,只剩下一年到三年的时间而已。是我们无法累积足够的功德,所以这么早就失去上师?一个上师的显现,是为了利益众生,只要那里有需要佛法他就出现在那里;一个上师的离开可能就意味着他已经无法继续传授佛陀的教诲了,因为所教导的都没有被好好实践。 真正损失的是我们。由于我们累世的业障无法及时消除,就变成阻碍我们继续接受佛法的障碍。错不在上师,错在弟子。上师是开出治疗我们疾病的药方(佛法),但是我们没有按照要求服药(实践佛法),也就无法痊愈。

我们当代人面对的最大障碍是世俗的成就让我们以为自己此时此刻享有的“幸福快乐”是永久的。灵性变成了一种爱好,自我才是最大最重要的。 美好时光永远短暂消失,没有做好准备,我们如何面对美好以外的时光?

仁波切最大的心愿就是打造克切拉世界和平中心(KWPC),实现与否取决于我们能付出多少、能转化多少和修行多少。为了把克切拉世界和平中心建立起来,仁波切常住世常转法轮,我们所有曾经获得仁波切加持,从仁波切的法教中获益的弟子,不应该继续浪费时间,唯有透过付出全力才有可能成事。

在这个时间短促的关键时期,一点点的不舒服不再重要。不要再沉溺在绝望、无助、无力、抗拒或推卸责任。所有曾受益的弟子,不管身在马来西亚还是海外,都应该负起责任、修复不清净的三昧耶、信守诺言、实践仁波切的法教。最重要的是,带着好的发心和热情做佛事,并把功德回向给仁波切常住世常转法轮。 请大家以任何方式尽力,比以前更加努力,努力实践佛法教诲。那么,仁波切才有留下来继续弘扬佛法的理由,我们也将能继续冲他的教诲中受益。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