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从这里开始……

2010年11月28日 星期天 下午4:38 评论关闭

世界最大的佛像、亚洲最大的佛像、东南亚最大的佛像……。佛像也要比比看谁最大、谁比最高?这年头大家都在拼头衔、封号?

坐落在八打灵再也金双威商业中心的克切拉佛教中心,将在11月27日为它的新佛殿揭幕,这个占了四间店面的大佛殿(在藏语里成为gompa)里,供奉三尊大佛像。一尊是10尺高的克切拉的主尊宗喀巴大师、7尺金刚瑜珈母及7尺金甲衣护法。

宗喀巴大师被誉为第二佛,它的法教直接源自印度大师阿底峡,阿底峡则直接源自佛主释迦牟尼。创办克切拉佛教中心的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H.E. Tsem Tulku Rinpoche)来自南印度甘丹寺,即秉持宗喀巴传承的寺院。

金刚瑜珈母是密续传承里最高的女佛,修持其法门一世能成佛,是一个最适合贪婪迷失的末世时代修持的法门,因为她能把贪婪执着转化成证悟的能量。金甲衣护法则是佛教法教的护法,600年来一直守护着甘丹寺及于1999年成立的克切拉佛教中心。

马来西亚克切拉佛教中心为新佛殿量身订造的宗喀巴大师、金刚瑜伽母及护法金甲衣佛像,是马来西亚最大的佛像。值得一提的是,本尊宗喀巴大师佛像风格趋向朴实、简单,摄人的是宗喀巴带笑慈悲的面相,没有太多服饰锦缎的装饰。负责监督锻造三尊佛像的叶师杰解释说:“我们希望来佛殿的人关注于佛像慈悲的面相、修行,而不会因为繁杂的造型而转移了注意力。”

非偶像崇拜

塑造大佛像并非基于大而美的虚荣心理,宗教不需要拼健力士大全,比看那个国家的佛像比较大、比较高。自古以来,锻造铸造大佛像的事迹不断,原因皆在于此:

“佛像越大越能在信众心里烙下印记、种下佛法的种子。大佛像会直接对他所处的整个环境、甚至于国家造成正面的影响,” 叶师杰娓娓道来。

当然,成立了近10年的克切拉增长迅速,现有的佛殿已经无法容纳日益增加的信众。在2010年4月的一项协调助理理事会上,议会讨论了扩建佛殿容纳更多信众的议案。有了更大的佛殿,佛殿里的佛像也要跟着需要打造比现在更大尊的。

他进一步以中国乐山大佛及香港大屿山的大佛为例子,告诉大家建造大佛像的目的:“香港是一个岛屿,容易受到飓风吹袭,所以大屿山大佛有镇压的作用。中国境内的乐山大佛也同样起着稳定水域的作用。”香港大屿山大佛高34米,是世界最高最大露天释迦牟尼青铜像。除了是著名旅游景点,面向南中国还的大屿山上,有助稳定整个海域。

四川乐山大佛依凌云山栖霞峰临江峭壁凿造而成,佛像高71米。开凿发起人海通法师建造佛像的目的是希望佛陀能镇住危及过往船只的汹涌江水。

说起打造佛像双眼会发亮的叶师杰说 “佛像越大烙在众生心里的印记越大越深。(即便是)室内的佛像,影响力也可穿透墙壁,加持四周的众生,不管是苍蝇、动物还是人。克切拉新佛殿的大佛像造福的不止是克切拉的信众,还包括所处的金双威商业中心、附近的八打灵再也等地区。”

不可能任务

虽然10尺宗喀巴大佛没有乐山大佛雄伟,也不必凿造石壁,再凭着现代技术的优势,肯定不比耗上90年时间来完成。

叶师杰也是负责制作佛像佛坠的克切拉新纪元主管,他在受访时指出:“我最大的挑战是要在大概五个月的时间内完成三尊大佛像。一尊18公分的佛像的一般工作期也须耗上三四个月。”

叶师杰回忆说:“明天就要上船,但是我们在前一天还在赶工。我记得当天下了一整天的雨,我们在雨中包装、搬上大卡车。”

叶师杰不止要在紧迫的期限内完成佛像,还必须确保是造型精确、细节精美及神韵符合,绝对不是把设计图传送给工匠后,在吉隆坡等待塑像完成后收货的简单过程。

五个月的锻造期内,叶师杰有3个月的时间是留在佛像制造工厂从泥塑、用纤维玻璃制作模型、一片片铜片锻上去;确保手印精确、姿态正确、配件正确等;直到包装好制成的佛像,大货车来接送佛像,搬上火车,运往码头,再回到吉隆坡等待佛像运抵。

“整个锻造过程我不厌其烦地解释每尊佛像的造型、神态、手势,几乎等于是给工匠上课。重新上一次(克切拉精神导师)仁波切在之前给我授课的内容。”

叶师杰在海外监督佛像制作过程中,以每天汇报佛像制作步骤的频密度给仁波切该报告进度及情况。一旦发现佛像制作不符合,仁波切会立即想叶师杰解释及告诉他如何修正及纠正过来。

叶师杰关于佛像的造像的各种细节部分,不是在决定打造新佛殿大佛像后才开始的。从三四年前他开始接下克切拉新纪元这个部门开始,铸造佛坠、铸造18公分的佛像、一米、三米的佛像开始,他就已经从仁波切那里学习如何制造一尊造像精确的佛像,每尊佛像蕴含的含义……。

锻造佛像跟建造佛殿等造福众生的佛事一样,当中障碍重重,执行参与的人肯定面对许许多多的困难,“平时不可能是障碍的障碍都会在这个时候出现。监督工程期间,我病倒了、又因为水土不服皮肤敏感等。”

“最重要的是,以平和欢喜的心面对障碍,那是你为自己的业及其他众生的业所承受的障碍。”仁波切也同样为众生预先净化了这些业障,在打造佛像也新佛殿揭幕仪式前几天都在生病。

没有个人英雄

叶师杰的外表—身材高大、一般的上班族服装;还是会计师的职业背景—你肯定无法把他跟艺术、佛像扯上边。偏偏他就是那个负责设计、监督、珠饰、彩绘佛像的幕后人物。

然而,从他对锻造佛像的细节、佛像的不同手印、姿势、配件饰物侃侃而谈的谈话中,你肯定能深刻感受他对佛像制作的热诚与爱。他对选择制作佛像工厂的严谨细心态度,又在在显示了会计师的一丝不扣专业精神。

“我之所以选择这家工厂,是因为信誉好,我们合作了几个案子,他们配合度高,我们跟工匠之间能沟通。”他透露,这家工厂并不善于制作佛像,不过对紫铜的性质非常熟悉。

工厂是否位于方便运送到码头等因素也是其中必须考虑的重要因素,“运输是一项不小的挑战,这么大型的佛像必须小心包装后、运到码头、上船,再送到马来西亚。运输费都占了不小的部分。”

佛像运抵马来西亚后,还有很多必须完成的步骤,包括彩绘佛像、装脏、给佛像配上珠饰。所谓装脏就是在空心的佛像里植入经文、经书、佛的影像、擦擦、上师及上师的上师等圣物。

装脏的目的在于向一尊佛像顶礼、祈祷及供养的同时,供养佛像里千千万万的经文、佛像等圣物,获得的功德福报也增加。此外,一般相信,空的器皿会招来幽灵。

负责设计及制作金刚瑜珈母裙子的灵魂人物吴艾娟指出:“我们负责佛像,把佛像装饰得更加恭敬。”吴艾娟在同事叶彩婷也一批志工的帮助下如期完成了密续女王的裙子。

叶师杰解释说,金刚瑜珈母是一尊全身赤裸的女佛,显示她已经成佛,已经从世俗枷锁解脱出来;不过一般众生或有邪见(不正确的看法),进而产生邪念;所以才给金刚瑜珈母制作了珍珠串裙子。

“事实上,根据密续传统,没有接受这个法门灌顶的人是不可以见金刚瑜珈母金身的。仁波切为了大家心中种下未来修持此法门的佛因,所以把佛像公开。”

仁波切美国上师的佛坛上供奉的金刚瑜珈母佛像都是用哈达遮盖的,不让没有接受灌顶的人观看。自小就经常在仁波切梦中出现的红衣女子金刚瑜珈母,对仁波切有很大的吸引力,好奇的他忍不住掀开哈达偷看……。

负责监督及准备经文的黄彩婵直言:“很兴奋,我为能参与佛像制作过程感到兴奋不已。”刚刚加入成为全职职工的她负责安排志工卷经文,计算各个部位的佛像需要的不同的经文的数量等工作。

吴惠玲则负责看起来最轻松的彩绘佛像部分。她说:“单单是宗喀巴大师的眼睛我就画了好几次。画好了,咦,发现不对劲,又画过。”

叶师杰说:“最简单的也是最困难的—宗喀巴大师的造型简单,制作起来最困难;大师的大型是坐禅的,眼神必须是禅定的,最难画,除了对颜料的认识掌握很好以外,更重要的是有一定的佛学涵养才画得传神。”吴艾娟、黄彩婵及吴惠玲都是克切拉妙音艺术坊的职工。

克切拉新纪元纪元的李丽丽和叶伟龄也没闲着,他们都在彩绘、装脏等需要极度耐性及专注的工作付出心血。

所以,老是往外跑的叶师杰说:“整个制作过程中没有个人英雄,有的只是全体合作。我很庆幸新纪元和妙音艺术坊的职工都自动自发,竭尽所能如期完成本身负责的工作。”

“执行及参与任何利益众生的工作总会面对许多无法预知的障碍。”

我们希望三尊大佛像、职工志工的努力能利益马来西亚人,给马来西亚带来和平、稳定与繁荣。我们希望宗喀巴的法教随着新佛殿的落成造福更多众生。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