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帕绷喀仁波切

(1878–1941)

1 条评论
第 9 / 9 页


至尊詹杜固仁波切的一些想法:

我在洛杉矶的时候,十分有幸能在由来自甘丹寺的格西簇亲格所成立的佛教中心图登达杰林寺里,跟他同住了约8年的时间,他近乎每个星期日都会给予精彩的《菩提道次第》开示。他常会在开示中告诉我们说,嘉杰帕绷喀在西藏是个赫赫有名的人物。甚至在中国,也有许多人都听说过他。

当帕绷喀仁波切给予开示或灌顶的时候,他会在灌顶进行到某个阶段时,祈请本尊和他们的弟子们进入我们的体内。换句话说,他是在祈求智慧本尊融入我们,为我们带来加持。当帕绷喀仁波切这么做的时候,很多人都曾目睹在场的许多人身体出现摇摆的情况。正由于帕绷喀仁波切将这些本尊祈请过来的能力是真实的,所以人们才会开始摇晃,并感觉到本尊进入他们的体内给他们加持。

格西拉也说,当帕绷喀仁波切开示的时候,许多在场的人曾经看到在帕绷喀仁波切的额头上出现了第三只眼。尤其在胜乐金刚开示的时候,这第三只眼甚至还会打开,所以人们就看到有着三只眼的仁波切。这是很明显的。

我也曾经听说过,当帕绷喀仁波切为他的内供加持时,到了某个阶段他会说:“……所有的过错、颜色、味道、潜能都不见了,它会增长,然后沸腾。”当帕绷喀仁波切这么说的时候,他杯中的内容就真的在他眼前沸腾了起来。许多人都见证了这件事,而那儿是没有火的。

这些只不过是格西拉在讲法时,给我们讲的其中一些故事。格西拉一直都是无瑕的,也具有完美的言语。因此,他所说、所做和所分享的一切,绝对都是真的。

我在一些注释文中读到,金刚瑜伽母曾经特别示现在帕绷喀仁波切前不只一次或两次,而是好几次。在某次的示现中,帕绷喀仁波切还获得了金刚瑜伽母亲自灌顶。她承诺他说,那些自他开始的4代之内,曾在他那儿接受金刚瑜伽母法门的人,将会在7世之内上升到克切拉天堂。金刚瑜伽母通常会在灌顶时,透过喇嘛承诺说,一般人在接受金刚瑜伽母灌顶之后,将在14世内上升到克切拉天堂。这是金刚瑜伽母在灌顶时给予的承诺。

如果你在4代之内接受帕绷喀传承的金刚瑜伽母法门,你将会在7世之内就上升克切拉天堂。换句话说,时间缩短了一倍。

举例说,帕绷喀仁波切将法门传授给赤江仁波切,这算第一代。赤江仁波切将它传授给宋仁波切,这算第二代;假设宋仁波切将之传授给我,那我就是第三代。这意味着我能够在7世之内就上升克切拉天堂。如果我和我的同代人很好地修持它,并将它传授给弟子,那么他们的弟子就是最后一代。这就是所谓的4代,而这些弟子们也将在7世之间就上升到克切拉天堂。

如果我的弟子或我同代人的弟子将它传授给他们的弟子,那他们的弟子就只能在 十四世之内才上升克切拉天堂。这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因为你既然都已经在娑婆世界那么久了, 七世和 十 四世的差别其实也不是太大而已。

我曾经在一个传记中读过,帕绷喀的金刚瑜伽母传承是十分敏感的。在这里,“敏感”的意思指这个本尊的修持能十分快速地授予来自她的加持,因为她和他是十分亲近的。这一点都不惊讶,因为她是他的明妃,而他也一样;他们是一体的。这也就是帕绷喀仁波切在生时,如此积极推广金刚瑜伽母持修法的原因。

帕绷喀仁波切积极推广时轮金刚和宗喀巴大师的本尊如“sang-de-jig-sum”、密集金刚、大威德金刚和胜乐金刚。然而,对这个时代的一般人来说,他强烈推荐金刚瑜伽母法门,因为这是最适合我们的法门。

帕绷喀并不是一个著名的学者,但许多学者都是他的弟子。他并没有被标榜为伟大知识的持有人,但他却学识渊博。他是那种不真的辩论,或炫耀其知识的人,所以他看起来并不出色。然而,当他在讲法的时候,他的方式和能力,却清楚地显示出他的学识丰厚,而他也不是一般人。

我记得即使在宋仁波切的私人会客室内,在他法座的后方的墙上,也镶了一幅很大的帕绷喀仁波切相。这是我亲眼看到的。如果我的上师宋仁波切相信帕绷喀仁波切,并挂着他的图象,那么帕绷喀仁波切必然是佛菩萨;因为以宋仁波切的直接刚强的个性,他是不会随便就接受一些东西的。如果宋仁波切也接受帕绷喀仁波切,那么帕绷喀仁波切必然是一位特别的人。而他建议我们修持的帕绷喀金刚瑜伽母传承,也是我们应该致力去达到的。我们应该努力去争取修持的机会,然后努力去修持它。


帕绷喀仁波切

几年前,一个有成就的当代喇嘛,亦是一名杜固,访问了甘丹寺。当时,我前去向他致敬。他来自色拉寺,在 那个时候,目前的帕绷喀仁波切在色拉美寺有自己的拉章。帕绷喀拉章位于环绕色拉寺的圈子内。这个环绕着的小径,围绕着色拉杰和色来美寺,这个小径至今还存在着。当我拜访色拉寺时,也曾经到那儿绕寺而行,那儿真的很美。如果你环绕着色拉寺而行,你将会经过帕绷喀拉章,有时候你也许有看到嘉杰帕绷喀曲珠仁波切站在阳台上走动或正在窗口处。

这位资深喇嘛告诉我说,每天晚上,经过了一天的佛法开示和哲学课之后,他就环绕色拉寺行走。有一天,当他如同往常一样绕寺行走的时候,他望向了帕绷喀拉章,并见到了年轻的嘉杰帕绷喀曲珠仁波切站在窗前。当时,帕绷喀仁波切正从窗口向外张望,于是喇嘛就向帕绷喀仁波切合十,接着继续向前走了几秒钟。

就在他回头望向帕绷喀拉章的时候,他看到的不是帕绷喀仁波切,却是一名黑色头发的红色女子。他无法相信自己所见到的,于是他停下了脚步,揉一揉双眼再看时,又见到了帕绷喀仁波切。

这位告诉我这个故事的人是一个伟大的上师,他是一位相当有名的资深喇嘛,而由于长年的禅修,他不可能出现幻觉。他告诉我说,这是很神奇的,于是我问他:“你有什么看法呢?”他回答说:“或许我有幸看见帕绷喀仁波切真实的一面,那就是金刚瑜伽母。”当我重复再问的时候,他说:“也许我有幸看见帕绷喀仁波切真实的一面,那就是金刚瑜伽母。”我想“哇!我有幸见过这些伟大的上师,但我所见到就只是他们原本的样子,我是多么的不幸啊!”

然而,我真的相信这位喇嘛所说的一切。我知道他是什么人,也知道他的声誉,因此这是完全值得相信的。这里所想要表达的是,喇嘛和本尊其实是同一体的,尤其是像帕绷喀仁波切这么一位具有大成就的喇嘛。所以,我认为自己应该要与大家分享这一切,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

在早前的文章里,我曾经写过关于金刚瑜伽母的文章。我希望大家都能阅读和跟从,看看并冥想。在密集金刚、大威德金刚、时轮金刚、胜乐金刚和金刚瑜伽母传承中,当你每天修持他们的仪轨的时候,你必须修持传承上师的祈愿文。在每一个仪轨当中,都有各自的传承上师的祈愿文,而在那当中,都有帕绷喀仁波切的名号,因为他是我们的传承上师。因此,他是非常重要的。

詹杜固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