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帕绷喀仁波切

(1878–1941)

1 条评论
第 7 / 9 页


众师之师

帕绷喀仁波切是多数格鲁喇嘛的上师。这些喇嘛在1959年离开西藏之后,已将佛法带给西方世界。

仁波切的四大弟子不是普通的弟子。他们都成了伟大的上师。他们分别是嘉杰赤江仁波切、嘉杰林仁波、康萨仁波切和达扎仁波切。达扎仁波切是至尊第十四世嘉华仁波切小时候的主要上师,是他授予嘉华仁波切沙弥戒。赤江仁波切和林仁波切较后分别被委任为嘉华仁波切的初级和高级教师。林仁波切更被委任为格鲁传承第97届甘丹法座持有人(甘丹赤巴)。康萨仁波切的中国弟子能海大师在中国发起了佛教运动,一直到今天,已在全中国留下了超过百所寺院和数以万计的佛家弟子。

嘉杰帕绷喀仁波切

帕绷喀仁波切的另一名弟子色拉美格西洛桑达庆仁波切,是一位伟大的上师,也是色拉美寺的前住持。当格西洛桑达庆遇见帕绷喀仁波切的时候,他还是一个野少年,根本称不上是模范学生。然而,当他在扎西却林闭关房遇见帕绷喀仁波切之后,一切都变了。

在私底下谈话的时候,帕绷喀仁波切常会挂在嘴边的话是:“相当对!相当对!”格西洛桑达庆清楚地记得,他遇到帕绷喀仁波切的那一天,仁波切将手放在他的头部,并说到:“相当对!相当对!这看来像个聪明的孩子!”

自那天起,格西洛桑达庆就觉得仿佛自己已从帕绷喀仁波切那儿得到了加持,以及求学问的特别力量。

他常这么说:

可以这么说,由于三个原因,我的生命在这里发生了转变:帕绷喀仁波切将一些舍弃和美好的动机放到了我心中。我放弃了财富和地位来追求灵性的修持。

如果他不曾遇见帕绷喀仁波切,他将不会如此虚心向学,也不会成为一名格西。许多人不相信他能掌握自己所学,甚至成为一名格西。这一切都是因为帕绷喀仁波切给了他许多的启发。

格西赫尔穆特加斯纳解释说:

“伟大的帕绷喀仁波切是二十世纪前半期甘丹口传传承的关键继承人。由于他特别的功德,他才能找到这些部分的传承,然后再透过学习和了解,将它们重新整合起来,接着再将它们透过一个人,流传下来。在他的一生中,几乎没有任何甘丹传统的著名人物不是帕绷喀仁波切的弟子。嘉杰赤江仁波切就是那位能够接受,并将整个甘丹口传再度传承下去的人。这样的学习和教学循环周而复始,于是佛法就能够永恒了。”

帕绷喀仁波切时常敦促其弟子:

尽己所能去修持,这样我的教法才不会被荒废了。但最重要的是,将菩提心放在首位。

无论学习什么禅修法,你都必须知道它们主要都是让你培养菩提心的。

1941年,帕绷喀仁波切圆寂。他的圣体被荼毗,舍利子则被保存在他位于拉萨的其中一所寺院扎西却林,直至它于文革时被摧毁为止。


结论

多个世纪以来,西藏出了许多非凡显赫的佛教圣贤和学者,但却鲜少有喇嘛是如同帕绷喀仁波切一样,是在他本人尚在人世时,其法教就已成为经典的。

若不是仁波切继承了所有重要的显密传承,并将它们都传给了接下来的两代格鲁派喇嘛,许多人将不会有机会学习我们今日所学的佛法。为了突出这个重点,《掌中解脱》是西藏《菩提道次第广论》传统的巅峰之作,它的传承可从宗喀巴大师、阿底峡尊者,一直到延续到整个皈依境中所有伟大的传承上师们。

就像一切伟大的大师们一样,他们多数的弟子也都会把上师依止当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而本身的名声、财富或权利等则不是最重要的。就如瑞布仁波切说的: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

我是帕绷喀仁波切的弟子。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都是帕绷喀仁波切的弟子,因为我们所有的上师,或上师的上师,只要是在格鲁传承内的,都曾经被帕绷喀仁波切教过。他真的是上师的上师,一个伟大的大师。

帕绷喀仁波切像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