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帕绷喀仁波切

(1878–1941)

1 条评论
第 5 / 9 页


上师依止的典范

帕绷喀仁波切是显示上师依止的最佳典范。曾阅读过其著作或诗作的人,都会知道他时常提起自己的上师达波喇嘛仁波切。在帕绷喀仁波切的每一个开示当中,无论他当时讲授的是大威德金刚、金刚瑜伽母、胜乐金刚、喜金刚、《菩提道次第广论》、逻辑,或般若波罗密多心经,他都会提起他的上师。

每当帕绷喀仁波切拜访上师的寺院时,远远的只要一见到寺院,他就会立刻下马,并一路跪拜到门口。以帕绷喀仁波切庞大的身躯看来,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然而他还是会这么做。每当他离开上师的寺院时,他则会后退着行走,直到再也看不到寺院为止。这时,他才会回头上马继续上路。有时候即便是身体不适,他也会远远就下马,至少行了一个跪拜之后,才继续上路。

另一项让人津津乐道的是,帕绷喀仁波切无法忍受任何人以任何形式批评他的上师。只要有人这么做,他立刻就会黑起了脸。**

**摘自格勒仁波切所著的上师荟供评述《Guru Devotion – How to Integrate the Primordial Enlightened Mind》一书(出版者:Jewel Heart)。书中描述帕绷喀仁波切如何回复第十三世嘉华仁波切关于南方《菩提道次第》传统的问题。如果他无法提供任何证明,他就必须承认上师是错的。书中的实际写法是:帕绷喀仁波切的脸全变黑了。

由于帕绷喀的上师依止精神,他甚至在自己即将离世的时候,刻意探访其上师住过的达波省。63岁那年,他选择在自己上师住过的地方圆寂。这就是帕绷喀仁波切的上师依止精神。

帕绷喀仁波切

(我在一本书中看到这张嘉杰帕绷喀仁波切的照片。照片的图说是“帕绷喀,一位来自拉萨的高僧。”,当时我所知不多。但当我在25年前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我心中立刻就生起了强烈的信心。我当时还在洛杉矶,对帕绷喀仁波切认识得不多,却将照片复印、层压、镶框,并将它摆在我位于洛杉矶的佛坛上。对嘉杰帕绷喀仁波切,我始终心存极大的敬意、信心和依止。我不知道为什么或这样。这是从我心中自然生起的强烈信心。

对于赤江仁波切和宋仁波切,我同样也有着自然产生的强烈信心。第一次见到赤江仁波切的照片时,我哭了;那时我大概只有12岁。第一次见到宋仁波切的照片时,有人告诉我说他是胜乐金刚,我立刻就产生了强烈的依止之心,至今都没有变过。能在这个传承当中,我是多么的幸运……)

有一个故事讲述来自甘丹江孜寺的什贡金刚持想将自己作为神秘的文殊智慧书持有人的“神圣的任务”交给帕绷喀仁波切,但帕绷喀仁波切却一再拖延了。为了让帕绷喀仁波切能尽速前来,什贡金刚持刻意在给几千个人开示的时候,辱骂帕绷喀的上师达波仁波切。他知道若自己侮辱达波没有能力教导自己的弟子,所以才导致帕绷喀如此没礼貌的话,帕绷喀必然就会立刻前来接受他的教诲。

在什贡金刚持圆寂的那天,帕绷喀发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前去会见什贡仁波切。许多人在排着队,他也一样,而他手上还有一个想要供养给什贡金刚持的金刚铃和金刚杵。当他终于来到队伍的前方时,什贡金刚持正坐在法座上,帕绷喀必须抬头才能看到他。这时候,什贡金刚持把手中的金刚铃和金刚杵交给了帕绷喀,并说:“这是金制的,请拿去吧!”说着,他就把它们交给了帕绷喀,自己则拿了帕绷喀手中较小的金刚杵和铃。这就是神秘的文殊智慧书被交给帕绷喀的经过。

另一个有趣的故事,则是有关帕绷喀拉章的管理人。由于这位管理人也是帕绷喀仁波切的弟子,他们之间有着很强的师生关系。不幸的是,这名管理人是个相当不易顺从的人。在帕绷喀仁波切的开示中,若有人显示出不良的行为,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就给那个人一个巴掌。他甚至会从后方拿起某些人的鞋子,投掷到那个人身上。然而,由于帕绷喀仁波切的缘故,没有人敢说些什么。

这位管理人的前世是上密院的住持。虽然人们原应去找寻他的转世,但他们却不愿那么做。最后,是帕绷喀仁波切坚持要他们去做。这个转世者的声誉不佳,没有人愿意去找寻他,因为担心他将会变成另一个野性难驯的人。由于这位转世者曾经做出不道德的行为,还挥霍金钱,他们不愿背负这样的一个重担。然而,帕绷喀仁波切却坚持要他们那么做。当有人找借口的时候,帕绷喀就会责骂他。他说:“现在这儿累积了许多的财富,即使这个‘孩子’挥霍了一些,这里还有很多。你只会给借口,这是不对的。这并不是正确的理由,你必须去寻找这个转世。”

最后,他们必须遵从他。

很显然的,这名“孩子”就是那个劝阻帕绷喀仁波切接受热振仁波切的建议成为西藏摄政的同一个人。他说:“……如果你成了摄政,你所做的一切好事将会被摧毁。你必须与政治挂钩,然后一切就完了,什么都不会留下,所以请不要接受它!”

这是他的请求,而帕绷喀仁波切对此也感到相当愉快。他拒绝了这个提议,而达轮托成了摄政。事实上,帕绷喀坚持僧人不宜参政的立场是相当著名的。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