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帕绷喀仁波切

(1878–1941)

1 条评论
第 4 / 9 页


众人的上师

帕绷喀仁波切的名气越来越响,每天都有许多人专程从拉萨赶来,排队等着见他,甚至连第十三世嘉华仁波切也听说了他的事迹。在当时,第十三世嘉华仁波切具有极大的权力,他掌控了统治区内一切政治、经济、军事和宗教的权力。然而,帕绷喀仁波切在西藏拥有数以万计的弟子,除了三大寺院色拉寺、哲蚌寺和甘丹寺的僧众,还包括政府官员、法院人员,以及上万名在家人。近乎每一个人都是帕绷喀仁波切的弟子。因此,第十三世嘉华仁波切也开始对他展开了密切的观察,却始终无法发现任何问题。

有一次,帕绷喀仁波切被嘉华仁波切传昭,要他证实他那称为Shargyu的南方《菩提道次第》传统是否是纯正的。那时候,这个传承在西藏并不出名,只有很少人听说过,因此也很难找到证实其来源的资料。寺院里的传统经文内也没有这方面的记载。一些学者之间还盛传帕绷喀所推崇怪异的南方传统,其实源自西藏某个偏远村落的一个老僧人。因此,人们尝试质疑这个南方传统的真实性。为此,嘉华仁波切必须要帕绷喀提供 一些具体的证明。

事实上,帕绷喀仁波切是从达波仁波切那儿学习了这个南方《菩提道次第》传统。由于他对根本上师十分忠诚,帕绷喀仁波切绝对无法忍受任何人贬损上师的名字,甚至也无法接受他人暗示自己的上师是错的。因此,他必须写信回复嘉华仁波切所提出的问题。

最初,帕绷喀仁波切还不觉得这是严重的问题。然而,当他听说如果他无法提供有力的证据,他就必须承认自己所介绍的南方《菩提道次第》传统是假的,而将没有人会被允许修持此法的时候,他并不想要伤害自己上师的名字。所以,帕绷喀想了想,就告诉其拉章的管理人说:“在这种情况下,我必须回复。我会进行口述,而你负责把它记录下来。”

然后,帕绷喀说:“佛陀在某某经典说过,这也记录在某某经典的某某章节里;现在你只要回头看看你身后的第三个柜子,打开那本书,阅读第146页后方的第六行,这段文曾经这么说过。你再看看你左边的第二个柜子,拿出第二本书,它说了这些内容……”

帕绷喀接着说:“这是来自甘珠尔(佛陀的教诲)的证据,如果你阅读无著大师的这本书,你就会找到这些内容。它就在你房内的某某书架上,外皮是某某颜色,内页是如何的,然后你翻开某一页读某一行,你就会看到了。如果要根据西藏的传统,你可以看看已故普措强巴仁波切的著作,它就在你房里的某某书架上,封面为什么颜色,页数为何……”

帕绷喀仁波切很有信心地告诉嘉华仁波切关于每一支持其南方《菩提道次第》传统的详细证据。然后,这封信就被交到了嘉华仁波切嘛的管家那儿,再由他成交给嘉华仁波切。

当第十三世嘉华仁波切阅读了这封信之后,他叫管家根据帕绷喀仁波切信中的描述找出了那些书。一切都证实是正确无误的。a管家说:“你知道我会在这间房吗?你有告诉过他这件事吗?”管家回答说:“没有!”。嘉华仁波切于是就没有再说些什么了。

这是嘉杰帕绷喀仁波切的照片,它被镶了框,摆放在甘丹萨济寺宋拉章宋仁波切的会客室里

又一次,当帕绷喀仁波切在给予一个大型佛法开示的时候,他收到第十三世嘉华仁波切要他立刻让天降雨的指示。仁波切于是就召集了他的弟子,并吩咐他们做上师荟供。当他们念诵到宗喀巴大师赞的时候,帕绷喀仁波切叫弟子们观想一朵云,这朵云会在任何有需要的地方降下雨水。而后来那些有需要的地方真的下了雨起来。雨不停地下了好一阵子之后,帕绷喀仁波切如同变魔术般地就让它停了下来。据说,那天的雨量相当不少。

帕绷喀仁波切非凡的教学能力,并不是西藏文化的构成部分,反而更象佛陀的古老教诲,是由一位大师传到另一位大师身上那样。而最重要的是,那是一种口传:一位大师不断地指导有天分的弟子,直到他所传授的知识成为了弟子身上的一部分。

1925年,基于帕绷喀仁波切作为一名格鲁派上师的能力,第十三世嘉华仁波切请他讲授一年一度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开示,而不是如同往常地请当时的甘丹赤巴讲授。通常这年度授课都会一连持续7天,但这一次,它进行了长达11天之久。

这些是帕绷喀仁波切的某些非凡特质。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