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帕绷喀仁波切

(1878–1941)

1 条评论
第 3 / 9 页


从贫困到伟大

在最初的时候,帕绷喀仁波切不只是没有什么地位,他的身份甚至可说是相当卑微的。那时候的他,连自己的拉章都没有。

帕绷喀仁波切时常向人们描述他年轻时候的贫困和窘境。他说:

我年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不只是没有财富,甚至连温饱都成了问题。其他人至少还会有一包青稞粉,而我有时连续几天都没有任何食物。我从色拉寺跑到沙地,把袋子装了沙之后,再把少许青稞粉倒在上面,饿的时候就嗅一嗅,再吃少许。我好几天都是这么过的。这是过去的我,但你们看看我今天的成就。

直到后来,当他享有盛名之后,色拉美寺的阿巴札仓(经学院)才分配了一块地供他闭关。他们为他提供的大闭关房就建在帕绷喀上方的山腰上,这个闭关房名为扎西却林,意为“吉祥法洲”。帕绷喀仁波切在他住所附近的山洞口建了一座小禅室。在他不那么忙于奔波说法的时候,他通常会进行长时间的闭关和禅修。

帕绷喀仁波切是一个热衷于禅修的人,他尤其注重《菩提道次第》、《朗讲》和《大手印》。其独特的学习和教学方式,往往能带来极大的成效。

帕绷喀仁波切具有两项修行特质:从密法的角度看来,他能觉悟并呈现一切密续经典,而从显法的角度看来,他则有能力讲授《菩提道次第》或循序渐进朝向证悟的圆满途径。

他具有特别的能力,既能将复杂难懂的古老佛法带给寺院的僧人,也能让在家人听得明白。许多在家人因而有机会学习佛法,并从中受惠。帕绷喀仁波切也因此被称为出家人和在家人的老师。就像释迦牟尼佛在2500年对着各种不同的人说法一样,帕绷喀仁波切在说法前,并没有预定的课程纲要。相反的,他会根据听众们的需要来说法。他极具影响力的开示和弘法能力,令他成为当代备受尊敬的佛法导师。


一个大师的崛起

据说,由于帕绷喀仁波切声名远播,每当他给予灌顶或在特别日子主持法会的时候,远自他方的人们都会纷纷前来参与。帕绷喀仁波切擅长以幽默的方式来讲授佛法。由于有些开示可延续长达10小时之久,他总会不时穿插些寓意深远的笑话和有趣的故事来让听众们保持清醒。

帕绷喀仁波切其中一项最伟大的成就,即是他能吸引及带领听众们学习各种水平的佛法和极为艰深的理论。许多时候,即使听众多达数千人,他也能让每一人都清楚地听到他在说什么。在那个时代,根本就没有麦克风或扩音机,可见他的声音是多么的洪亮!

帕绷喀仁波切最广为人知的其中一个特色,他的开示总能立刻就在听众心中留下极为深刻的效果。有个著名的故事,跟当时一位身份等同于今日国防部长的官员和贵族有关,他的名字叫达彭擦果。

有一天,达彭将军大步地走进了帕绷喀仁波切正在给予开示的现场。他身上穿着精致的锦缎,头上梳着精心打理过的武士辫。在当时,这已经是西藏最高级的打扮。他腰间挂着一柄仪仗剑,每当走动的时候,就会发出响亮的叮当声,似乎有意提醒众人自己的大驾光临。然而,在帕绷喀仁波切第一阶段的开示结束后,他静静地离开了大厅,似乎陷入沉思。他甚至将自己的兵器以布包扎起来,并将它带回家。过了一些时候,有人看见他将自己的武士辫修剪了。终于有一天,他向帕绷喀仁波切下跪,请求他授予终身居士戒。自此,他从来都没有错过任何一场帕绷喀仁波切的公开开示。

帕绷喀仁波切是著名的格鲁派修行者。虽然他从来不曾说过其他传承有什么不足他却时常强调宗喀巴大师法教的殊胜之处。

至尊帕绷喀仁波切

当帕绷喀仁波切抵达西藏东部的康区时,那儿有许多苯波教徒纷纷群起攻击他。康区的所有苯波教徒集合起来,日以继夜地使用巫术来跟他对抗。这样的事情,重复的发生了许多次。

有一次,当帕绷喀仁波切经过一个被白雪覆盖的高架桥时,突然打起一阵巨雷,桥上的人们都被震得东歪西倒。许多物品都损坏了,所幸无人伤亡。当他们终于成功抵达对面的山头时,帕绷喀仁波切吩咐众人不要进入他的营里。

他在那儿坐了一阵子,当雷电来临时,帕绷喀就将闪电收入了他的袋子里,并暂时保留着它。最后,他吩咐其中一个人说;“把它拿到那儿,朝外面那个方向扔了它。”当他们这么做的时候,他们看到了在雷电中夹杂着某种红光和液体,将青草和一切都烧毁了,而帕绷喀仁波切竟然能若无其事地将这种东西收藏起来。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