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帕绷喀仁波切

(1878–1941)

1 条评论
第 2 / 9 页


胜乐金刚的化身

帕绷喀仁波切的全名为嘉杰帕绷喀哲胜强巴丹增成烈嘉措贝桑波,意为“来自帕绷喀的护法,名为‘慈氏持教事業海吉祥賢’的伟大上师”。他也被昵称为“德钦宁波”,译为“极乐精髓”或“来自极乐王国的极乐君主”,意指他是与胜乐金刚无二无别的大成就者。

他是伟大的胜乐身坛城和金刚瑜伽母法门的非凡上师,对母续肩负着特殊的使命。

有一个著名的故事讲述了帕绷喀仁波切当年在探访西藏金布里(Cimburi)地方的时候,曾经亲见了胜乐金刚。那里是饮血尊之山所在,而“饮血尊”这个名字指的就是胜乐金刚。那里有着一尊胜乐金刚像。帕绷喀仁波切一生中曾三度到访这个地方。

当他首度到访的时候,胜乐金刚竟开口对他说话,同时口中还涌出了大量的琼浆。现场目睹的人士共有约六、七十人,帕绷喀仁波切收集了那些琼浆,并将它制成了琼浆丸。格鲁派的琼浆丸最初就源自那里。

据称,就在这个帕绷喀仁波切自胜乐金刚像的口中收集琼浆的山洞里,胜乐金刚给了他以下的承诺:

从这一刻开始,到将来的 七代之内,凡修持我的法门者,我将给予保护和协助。

正因如此,帕绷喀仁波切也被称为胜乐金刚的化身。许多人从他那儿接受了胜乐身坛城及法门。如果你刚好诞生在这 七代之内,那你就是非常幸运的。


一个传承诞生了

7岁时,帕绷喀仁波切进入色拉美寺的嘉绒僧舍。在那儿,他接受一般的僧侣教育,并取得了格西学位,接着还在上密院进修了两年。

在寺院的时候,帕绷喀仁波切并不显露过人的学识,看来甚至还有些笨拙。那儿的格西时常侮辱他,有时还把他当成一个“缺乏智慧”的个案来示范。他曾向超过38位大师学习,其中一个是贡朵肯多奥珠(Gondro Kendro Ngulchu) 。

尽管帕绷喀仁波切在色拉美寺的学术表现并不出色,但他还是完成了格西学位。然而,他所考取的只是本寺的“林赛”格西学位,而不是必须经过重重考验和辩论才能考获的“拉让巴”格西学位。这个学位的考核过程先是在各大寺院进行,最后一关则是在罗布林卡夏宫举办,在达赖喇嘛和其上师的面前进行。

通过了格西考试之后,帕绷喀开始向一位非常重要的大师达波绛贝伦珠学习。达波仁波切只是一名普通的僧人,他甚至不是一位转世喇嘛。然而,在这位大师的指导下,帕绷喀的进度十分神速。而自从他潜心学习《菩提道次第广论》开始,他的进展就一日千里。达波仁波切成了他的根本上师。

那期间,帕绷喀时常前往达波喇嘛仁波切的山洞里拜访上师,然后被指派到不远处进行《菩提道次第 论》闭关。据瑞布仁波切说:

达波喇嘛仁波切每指导他一个《菩提道次第广论》章节的内容,帕绷喀仁波切就会回去针对那些内容进行禅修。然后,他会回到达波仁波切的跟前,解释他所理解的内容:如果发现他有体悟,达波仁波切就会指导他多一些,而帕绷喀仁波切则会再次回去禅修冥想所学的内容。

达波贡巴

如此经过了10年之后,帕绷喀仁波切才开始从上师那儿学习密续教法。他渐渐的掌握了一切理论,且在每一方面都有杰出的表现;即使是修行成就极高的格西也必须向他请教。

最初,帕绷喀仁波切在西藏只是个寂寂无闻的喇嘛,但在40年之内,他已成了一个伟大的佛学大师。他在1920年至1930年期间,成了藏传佛教尤其是格鲁传承的大师。

看看今日的格鲁传承,许多伟大的大师如至尊赤江仁波切、至尊林仁波切到至尊宋仁波切,他们无一不是帕绷喀仁波切的弟子。可以说,每一个传承基本上都必须经过帕绷喀仁波切这里。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