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加德满都动物庇护所的信函

2009年11月9日 星期一 下午7:26 评论关闭

Lucy, one of KAT's long-time residents


此封电邮乃位于加德满都的珍萨德加德满都动物庇护中心(KAT)寄给克切拉的。一位通过我们网站跟随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自称为格雷斯珀拉斯(Grace Perlas)的妇女,在阅读关于KAT的录影与文摘后写信给珍。以下乃她的电邮,附加珍萨德的回邮。

位于加德满都北部的加德满都动物庇护所(KAT)



珀拉斯给加德满都动物庇护所的电邮

哈啰,

我在2009年3月期间观赏詹杜固仁波切探访中心之录影片,得知你们那有意义的活动。我开始聆听他的佛理与跟随他的脚步,在这些行动中,包括了他对动物们的爱。

如你所知,我从美国写信而来。在观看过那些有关你们援救过的狗只,尤其是那些受尽折磨的狗儿们,令人心碎的录影片段后,我觉得我必须写信给你们。对于那些对待这些美好生灵的恶行,我们深感痛心。我/我们乃动物爱护者,亦主张人道对待所有动物。我知美国也有个别虐待动物事件的个案,这些受虐的动物亦曾被人们关爱过。不幸的是,其他国家并不近如此幸运。在我得知加德满都所发生为了减少狗只数量而下毒,还有人们对待这些狗的报导时,我的心变得无比沉重。

在录像中,有一只狗正因痛苦在嚎叫。我相信它摔断了它的腿,是吗?我不能很清楚的听见。影片末端中詹仁波切走向一个狗笼,而笼内的狗就像那条断腿嚎叫的狗。那是它吗?若是,这狗狗过得怎样?我们有年方两岁的一只残障狗。在她6个月大时,她便遇上了一起悲惨的意外。正当我们以为我们将失去她时,她却侥幸生存下来。现今她后腿瘫痪而得置放在一辆推车上。在您的机构中听见与看见那条狗使我想起了她,它的悲嚎令我流泪。我知道它的残障将使它更难被人们领养。请让我们知道它现在过得如何。

我们亦曾经办过援救行动。我们何其想在您的机构中领养这些不幸的狗或志愿协助,可是我们相距实在太远了。可我们的确想伸出援手,如领养一或两只狗狗。如若您的机构办得到,请让我们晓得。我乃WSPA, 一个国际性援救组织的成员。我真高兴得知您也和WSPA并肩作战。在看过您对这些被拯救前与拯救后的动物照片后,您的援助行动对它们而言,何其富有意义。

再一次多谢你们协助这些动物们。我们乃它们的喉舌。

格雷斯、保拉、普而么与塔拉犬

敬上

 

珍的回函

亲爱的格雷斯,

真高兴于昨天收到您的电邮。

对于我们自己的讯息与活动受到肯定,那是很美好的事。

能让詹仁波切光临我们的中心,我们觉得无比光荣…..他在毫无预示的情况下便到达我们的中心。他对动物们的爱是多么丰富。当天,在他的劝告与辅导下,真是获益良多。

至此,他那些尼泊尔裔的助手们便定时到访,提供我们必备的日用必需品。如你可见,我们又在他们的网站上上载我们的最新消息。

在录影片中,妳所见到詹仁波切照顾的那条狗,乃是我们的宝贝–塔拉。她是一只经过截肢而瘫,可却能随时自由自在的在中心内奔走的狗(通常她亦是第一个在中心闸门迎客)。可是她亦有年老问题(她今年约10岁了),所以我们只能把她关在狗屋里。平常塔拉可轻易的用她强壮的肩部肌肉举起她的后部,但随着年老与虚弱,这动作对她来说却越来越难了。而且奔跑时所产生的摩擦在她的背上留下惊人的溃伤肿涨。因此在詹杜固拜访KAT时我们将她给关在狗屋里。

双脚塔拉


只有两条腿的塔拉

我正在为她制作一个轮椅。之前她很讨厌她那的那部。我们希望随着这次的调整,她会欣然的接受这新款的轮椅。感恩….塔拉将暂时性的住在我的家,直至它的伤愈和新轮椅调整完毕。而后它将再一次的回到KAT的中心过回那无拘无束的生活。在我家另有6只小狗,可它却能对它们发号施令…

网站上的录影片段中您所听见的哀嚎声,或许是来自我们的“家庭计划行动”。有时这些被“行动”过的狗狗都会悲泣。那就好像人类一般–它们迷失了方向。这些悲泣声通常在十分钟后便会停止。而后它们就相安无事了。

我们必须面对许多可怕的个案悲剧。可自从KAT开始至今,我们的教育计划开始见效了。人们亦开始对动物福利有所醒悟,这真是多么值得鼓励的事!

再次多谢您于KAT与我们联系。

祝 安康

珍萨德加德(KAT创办人)与KAT同仁

珍与第一位住户芒果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