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

2015年1月2日 星期五 上午7:06 评论关闭

教育委员会是由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的多位资深弟子所组成,以帮助众多行者修行。

欲知更多详情,请联络克切拉佛教中心 +603 7803 3908 (education@kechara.com)。


黎国圆

英文文殊班主讲人

我很幸运的是,在2003年认识了仁波切,当时我还经常去教堂做礼拜。当时,我们的关系是朋友,他从不曾企图改变我的信仰或要求我做他的弟子,所以对我而言他是一位出色的心灵导师。我还记得,他给我的第一个教言是把佛陀的教义实践在生活中,而不是盲目地跟从。这句话震撼我心—真正让我“皈依”的是仁波切的逻辑及推论。

无论如何,我对仁波切的信任没有在一夜之间发生,而是经过好几年的时间。仁波切给我的第一个劝告是动笔创作,因为他认为我有这方面的潜能。我花了好几年的时间,从克切拉天堂到詹拉章,最后进入克切拉媒体出版社。最终,我选择相信仁波切,开始动手写一本关于我如何接触佛法的自传。这的确是一个相当漫长的旅程!

另一方面,我在克切拉天堂工作时,就喜欢跟别人分享法喜。我很喜欢仁波切的教法,所以我愿意跟任何踏入克切拉天堂的人分享。我未必感动了所有人,但是仍有一些人告诉我他们受益不浅。我尽量从仁波切的教法、文殊班及其他活动吸收佛法知识,再跟其他人分享法喜。


蒂埃里(Thierry Janssens)

英文文殊班主讲人

我来自比利时,1996年来马来西亚临时填补一份为期两个星期的工作,结果15年后仍留在这里,我都不晓得中间发生了什么事。

自从那次以后,身为工程师我经常到世界各地旅游、尝尽美食、见过很多人,也体验世界各地不同的气候。

2006年,我用 iPod下载播客(如脱口秀、教育节目或幽默电台秀等)。在iTunes还有业力的帮助下,一些佛教开示“跑进”我的播客,我就开始在旅游或工作时听闻佛法。

我特别喜欢某些主讲人,其中一位就是詹仁波切。不过,我却一直不知道仁波切就住在马来西亚。仁波切满口的美国腔让我以为他人在美国。有一天,当我在飞机上听仁波切的开示时,仁波切提及跟学生去“阿罗街”。当时的我实在太兴奋了,还把邻座的乘客叫醒,告诉他我找到了一位大师—仁波切就住在我家附近!我欣喜若狂又迫不及待想知道更多、想见仁波切。

我回到吉隆坡后就立即钻入我多年来一直回避的八打灵再也的大街小巷。在走错很多冤枉路后,我最终来到克切拉;当时其他的成员都跟仁波切去了尼泊尔朝圣,只剩下“掌门”的陈素珍(Anila)负责看管佛殿。

尔后,我参加了刚开办的《菩提道次第广论》课。我狼吞虎咽得就象吃了多年垃圾食物后初尝美食的人。我从《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获得的知识,让我踏上分享法喜之路。这就是我的修行路。


苏舒美

英文文殊班主讲人

在英国居住了17年后,正处亚洲经济风暴时期,我受聘到首相署工作,所以就决定回国大展拳脚。之后我又为一家畅销杂志撰稿、写剧本、写企业宣传片、电影及电视节目。

2005年,我第一次见到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因为有人找我帮他撰写一系列的纪录片。当时的我完全被仁波切吸引。我一直都对灵修充满好奇,最终我终于见到一个能够回答我关于上帝、宇宙及生命的意义等所有疑问的人。

我开始在克切拉媒体出版社(克媒)当志工,然后我发现跟灵修工作比较,一般的工作毫无意义也不好玩!我毫不费劲的就加入克媒成为全职员工。

当克媒的同事佩芬问我要不要加入她的团队成为英文文殊班的协调员时,我一口答应了,能够跟别人分享仁波切的教法的确是一种荣耀。在佩芬富有创意的引导,以及整个团队的热情参与下,英文文殊班变成一个充满互动、多元及好玩的佛学课。

特别是那些身在远处的朋友,他们可以透过www.justin.tv/kechara在网上参与文殊班的课程。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包括美国、荷兰、泰国、新加坡及澳洲都登记进入;反应热烈也越来越多人积极参与网上讨论。因此,你可以亲身或透过网络参与文殊班的课程。



郭月谊

中文文殊班主讲人、教育委员会委员

鉴于本区域有不少中文教育背景的朋友,克切拉的活动皆以中英双语的方式进行,克切拉媒体出版社出版物也是以双语出版。即便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以英语开示,克切拉还是把其翻译成中文,以便让本区域及中国的朋友受益。

更多关于克切拉中文媒介语为主的活动,请联络协调助理郭月谊:yekyee.kok@kechara.com 或致电 +6012 388 3390。



陈锦丽

法会小组委员会协调员

欲知更多关于法会的资讯,不管是其目的及意义,都可以请教法会教育小组委员会协调员陈锦丽:gimlee.tan@kechara.com

更多关于克切拉佛教中心法会配套等详情,请电邮至care@kechara.com 或致电 +603 7803 3908。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