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切拉创造历史

2009年11月8日 星期天 上午2:25 评论暂缺

今天是克切拉迈向另一个里程碑的日子—我们踏出了在马来西亚这片美丽的土地建立自己的僧团第一步。陈素珍,这位追随了詹杜固仁波切20年的学生(仁波切是克切拉的精神导师),今天接受了仁波切传授居士戒。

陈素珍开启人生新页章

计有130位克切拉嘉宾朋友出席与见证了这个根据西藏僧侣传统意义非凡的日子。由于今天是荟供的日子,上师满心慈悲地让我们罕有地参与了这个原本仅限于少数受邀嘉宾的闭门仪式的荟供,以及在美丽的赞颂与仪式中饮茶。

克切拉经常是个令人愉快的地方,洋溢着来自仁波切与克切拉组员的关怀与温情。这里不会出现有人被冷落在小角落的画面。

嘉宾与成员永远获得热情款待、感觉自己是受欢迎的。对他人表现关心与关怀是佛法修行的一种,我们必须时时修行,让它成为一种习性。

仪式主持李美儿与龙纪翰分别以英语和华语向观众发言。需要翻译的观众则可以要求耳机聆听华语翻译,决不会错过以英语进行的节目的任何一部分。

观众殷切地等待仁波切的到来:当大家听见长长的汽车喇叭声响预告尊贵的仁波切的抵达时,纷纷停下交谈,会场一片肃静。

仁波切向尊敬的达赖喇嘛法王的宝座礼拜

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80年代在洛杉矶接受根本上师、甘丹寺大师宋仁波切加持与剃度。仁波切1987年在印度达兰莎拉接受尊敬的第14达赖喇嘛传授沙弥戒,同时开始他在甘丹寺的佛学教育。

在克切拉,我们并不机械化、不问原由地进行仪式。反之,我们的喇嘛会详细地解释即使是个简单的动作,目的无非是让我们了解我们的做法背后的深层意义。如此一来,我们的做法是凭经验而非假想。

在仪式进行前,仁波切给观众开示,提醒大家当我们执著时佛法事业会变得很艰辛,当我们不执著时佛法事业是令人愉快的。当我们在从事佛法事业时面对“难题”,那其实是个身体的除障过程;但是心灵上我们是快乐的。这个“难题”不是源自于佛法事业令人不愉快,而是我们多年来办事方式违反佛法而令事情的进行变得艰难。有鉴于此,我们应该停止埋怨与推卸责任,因为真正的敌人是内在的敌人。埋怨只会强化我们错误地以为佛法是令人痛苦的观念,我们也给他人传达负面的信息,阻止他们从事佛法事业;我们不好的言行更把许多原本有心向佛的人赶走,最后导致我们推行的企划不获支持。

其他没有发愿起誓的人,受鼓励在心里发愿,切断所有会制造恶业的的埋怨言语,进而让内在与外在佛法增长。好因种好果。

受戒仪式:陈素珍进行三个大礼拜、献上身口意献礼,要求传戒者传授居士戒。

仁波切同意授戒,接着剃度表示抛开红尘皈依佛法僧。陈素珍之后换上一套全白素衣再向她的上师礼拜。

仁波切在法会开始前,念诵“A Song Rapidly Invoking Blessings”(由第7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撰写),向宗喀巴大师祈求神明保佑,以及整个宇宙的好能量进入我们的心。

首次,仁波切给我们讲解整个受戒的过程、受戒的种类、程序、意义与条件;让俗人了解如何尊重受戒者。

传戒者传授戒

皈依仪式后是念读与接受戒。仁波切解释说,在小乘佛教里,共有4种戒:
•    居士戒
•    沙门戒
•    沙尼戒
•    比丘尼戒或具足戒

受戒的目的不在于束缚而在于给我们更多时间修行与修成正果。这是灵修的自然过程。受戒与持戒让我们持续接受善业。

今晚,Anila(受人尊敬的尼姑)接受了她的居士戒;她会在较后到甘丹寺接受沙门戒与沙尼戒。

临走前,仁波切赠送礼物给现场观众

仁波切对每个人的关怀表现在他的每个动作。他关心Anila的状态,还特别给她设计长袍,好方便患有关节炎的她能够更轻易地系绑腰带。

仁波切还特别设立了一个基金协助Anila购买她的长袍、前往甘丹寺的费用以及日常生活开销。相比之下,仁波切受戒当初,一切都由自己独自承担,没有太多帮助。

出席者给Anila献上祝福、哈达与献供

仁波切宣布说,克切拉今年开始将有更美好与重大的事件发生。在马来西亚设立一个由Anila为先锋的僧团,预示着更美好的事情的来临。克切拉成员的祈祷、修行与持戒,将鼓励更多的僧侣、持戒的僧侣的出现,进而有能力在克切拉、马来西亚与本区域教导佛法的僧侣的诞生。

仁波切过去18年在马来西亚的努力与付出终于看见了成果。他不止感动马来西亚人,也启发了来自全世界的学生习佛者学习佛法、从事佛法事业与出家。只要有一个人愿意踏出第一步,就会激荡出四方八面的涟漪。

对我们这些学生而言,真正的上师虔诚就在我们开始放下与信任上师开始,让他把我们最佳的内在潜质发挥出来;让我们自身受益的同时,把利益延伸至更多众生。

上师与学生之间最重要深刻的时刻:关怀与负责任、信任与服从的画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