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金甲衣护法一起滑雪

2010年3月24日 星期三 下午5:32 评论关闭

距离撞击的地方不远


Nicholas Lee在有一天去外滑雪的当儿,发生了严重的撞击。在此Nick想与大家分享他的经历,以及金甲衣护法、宗喀巴大师和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如何共同发挥效力,让他确保平安无事。

三个星期前,一个蓝天白云的好天气,在北京周边的山上,我就像往年无数个22年来一样,每个冬季都会来到这儿滑雪。其实我当时只是在巡游,而不是滑得特别快或是处于较艰难的斜坡上。当我正要做一个左转身的当即,我左边的滑雪板尽然出乎意料的滑脱了,导致我完全无法控制地旋转起来,直接撞向斜坡边的树木。

当时的情况非常有趣,时间似乎慢了下来,纵使已知道整个意外在一秒中已结束。我还记得当时被树撞得眩晕的我,只能眼睁睁地凝视着晴朗的天空。内心已知道这次的撞击不小,从眼角所见之处周遭都是一片树林。我记得自己从第一棵树反弹出后,再撞上另一棵树。在撞击期间,虽然无法念诵金甲衣护法的心咒,但我还是记得自己有寻求金祂的保护。

当一切碰撞都停止后,我环顾四方。毅然发现其中一只滑雪杖已断成两截,但奇怪的是我却丝毫没有感到一丝的疼痛。内心清楚自己这次碰撞的潜伏肯定比预期来得严重。我连忙对金甲衣护法说声谢谢,接着自己尝试着站起来,然而却无能为力。最后终于等到滑雪巡逻队的到来,然后再把我送到当地的医院做X线检查。依照典型的中国规范;该名监督我拍片的医生尽然在标着不许抽烟字眼的告示牌下,一边协助我走进X线室,一边公然地在医院里吸烟。

咨询过北京的医生后,我就被诊断出膝盖上的两条韧带同时撕裂,而且所有的医生都建议我马上动手术。仔细考虑之后,我就毅然决定吉隆坡才是最好的手术操作之处。

上个星期,我在咨询过两名吉隆坡的医生后就决定在第二天动手术。我在当晚就出席了金甲衣护法的法会,并且向祂祈求保佑我手术成功,腿伤能够完全痊愈。然而我还是还担心隔天的手术。

完成法会之后就听到一项通告要所有人到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的拉章,向至尊宋仁波切的佛像供养卡达,而这也是一项无比幸运之举。仁波切过后还号召了一场即兴的佛法开示,要向大家详细解说有关加持的真正意义。

在关于加持的开示中,仁波切当场就引导了金刚瑜伽母kako(去除业障)的仪式…而我也极其幸运能够直接得到加持

临近结束开示的当即,仁波切为所有出席者加持。赋以加持过后,他指向我并说到“那位穿着青色衣服的年轻人,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是请给他一个宗喀巴大师的佛坠。。。他需要祂的协助”。我不清楚仁波切到底知不知道我很快就要去动手术了,因为他根本看不到我的拐杖,而且我的膝盖上也没有装上支架。

佛坠再加上加持让我对第二天的手术信心十足。在手术室里,还没有麻醉前,我一直在持诵宗喀巴祖师赞。当我从手术室被推出来后几个小时,我就被告知在手术当中我还紧握不放仁波切前晚送给我的宗喀巴佛坠。

我在物理治疗中的膝盖。相信如果没有金甲衣护法的保护,我的腿伤一定会更加严重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