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甲衣(及仁波切与宗喀巴大师!)的保护下

2010年3月10日 星期三 下午6:48 评论关闭

黃耀祥从来都不曾想过如此简单的一刻尽然可以拯救他的性命。。。可有注意到蔡诗明身旁桌上的佛坠盒,她正准备代表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把此礼物赠送予黃耀祥


黃耀祥绝对不是一位易于相信奇迹的人,但他却无从解释在2010年3月7日下午所发生于他身上的一切,他当时根本无能为力,却始终相信金甲衣护法、宗喀巴大师,以及最为之重要的-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都在当刻及时现身给予拯救。

两个月前,在准备金甲衣护法-黄财神大法会的期间,黃耀祥曾经一度在拉章义务工作至深夜,协助准备将赠送予媒体朋友的门面之礼。而仁波切就在当晚赠送予他一个钻石切割型、空背设计的宗喀巴大师佛坠,并且还告知此佛坠将赐予他强效的加持与保护。就像所有人一样,黃耀祥也已一颗无限感恩之心接过此礼,并像我们间中的少数人一样,仔细琢磨仁波切所告知的一切。

毕竟有谁会想到此‘保护’尽然真的隐含着救命的真谛?

在一个闷热的午后,当黃耀祥和一位朋友从沉闷的Sejagop村驶上主要公路,往吉隆坡方向行驶的时候,他当时就感觉到一阵阵的睡意笼罩着大脑。在自己还未察觉之前,眼睑也已逐渐承重并于最终怦然闭上,他尽然在汽车依然行驶中打起瞌睡。就在醒来前的一两秒钟,却已察觉自己已处在冲向与巴士站正面碰撞的直线上。

当他尝试要偏离该直线趋向以避开正面碰撞却为时已晚,在车子还未失去控制、原地旋转之前,黃耀祥和他的朋友已经直接撞上巴士站的支柱…一头栽向布满水的沟渠。

黃耀祥说有两件事让这个故事变得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第一件事就是在他们所行驶的那条公路上,是该村的主要公路之一,平常都布满繁忙的车辆,而那天却异常空洞。

黃耀祥完全可以肯定的是,假如没有仁波切、金甲衣护法和宗喀巴大师的保护,他一定不会那么容易就此闪过如此浩大的劫数,何以幸存身上的些许擦伤

而第二件事就是从仁波切那儿所接获礼物后的结果,在意外发生之时,该佛坠不知飞堕何处,根本无从寻找,仅存把佛坠与项链衔接的环形挂钩。黃耀祥平时也有把金甲衣护法的护轮置放于车上,而在那次的意外当中,该护轮也随之消失、无法寻获。

黃耀祥说可以想象这是多么恐怖的巨大冲力,所有的窗口都已被此巨大冲力所击破,而其汽车也被撞压成一团废铁。

黃耀祥那架才出厂六个月的新车或许就此报销,但对于仁波切、金甲衣护法和宗喀巴大师所给予的保护却绝对不会忽略。假如在意外发生的当儿,没有三宝的保护,那么其下场无疑会来得更加严重;幸运的话可能是一种极其严重的受伤,不幸的话可能会致命。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