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走向菩提行

2010年4月14日 星期三 上午1:27 评论关闭

那么,对于那三位中毒男士的境遇你到底有何看法,亦或是假设你就是那第三位依然如卡斯达将军般竖立着的男士?不要偷懒,就回到先前的那一篇文章,并从那儿获悉我在这儿所提及的一切

因为无法洞悉你们的内心,所以我只能尝试做一些猜测。或许你们间中的某些人对第一位男士的死亡深感可惜。他也许长得年轻力壮且英俊潇洒;他也许长得又老又丑。或许你们间中的某些人认为这一切都是他所造的恶业。或许你们间中的某些人在看到了第二位男士经历过如此恶劣的中毒阶段后,可能会产生一丝矛盾与恐惧。他也许就像你一样也长得年轻力壮且英俊潇洒(好吧,如果阅读到这篇文章的刚好是一名女士的话,那么就用年轻貌美来形容吧!)。或许某些人会认为那个人所经历过的痛苦,其实就是一种净化的过程。

既然你依旧能够活生生地站在那儿,你或许会认为是自己及时捕捉了幸运,而且你可能不知何故得以从其他两位的男士的宿命中逃脱。也许你自身的哲理已开始纳闷为何上天要惩罚他们,而不惩罚你呢!以上所有想法,无论是高尚、善意或恶意、属于科学性或精神性的,然而对于那身为第三位的你来说,丝毫没有多大用处,你说是不是呢?原因何在?因为他们根本没有针对你的困惑而提供出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案,并且还一厢情愿地希望问题会自行离去。

当释迦牟尼佛亲眼见证了他人的诞生、年老、病苦和死亡之后,祂就意识到自己往后也不得不面对同样悲惨的命运。祂意识到本身也有着同样致因的苦难 -其内在也潜伏着三毒。而对于这样的瞻望,祂一点儿也不喜欢。

不像我们,释迦牟尼佛不会舒服地躺在那儿,并且像绵羊要送往屠宰般的叭叭叫个不停,或假装如他父亲所尝试要说服他的,依旧以为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一样。而对于“不”这个答案,释迦牟尼佛根本就不会接受。于是,他决意要寻找一条出路……而那些他就是所经历过的,以及剩余的佛教历史。

对于那些已经皈依的人,那些已经知道如何通过业力来做出改变的人,那些已经了解到有一种方法可以让我们摆脱一切困难的人,其实我们都有权利去选择如菩萨般的思维。

如今,假设菩萨就身在三毒的剧本里头,祂对此到底会有何看法。

我身边的所有朋友、我的挚爱以及这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已中毒至深,其中还包括了我自己。而我所见证过的苦难,众生无一例外也都必须经历。我很荣幸自己能够接触到佛陀的教诲,那绝对是三毒的终极解毒剂。而在这个宇宙当中根本没有其他药物可以把其效果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并且达致永久的痊愈。其他人或许曾经也有听说过关于佛陀的治愈,但我却无法单靠他们就得以实现此目的。

除了我自己还有谁可以托付此重任呢?我依旧能够站着。我不认为自己就像只羊。我并不感到衰弱。我住在一处,充满着对赞助商的无限感谢,拥有着无数治愈方法的美丽中心内,就如克切拉一样。我已通过个别良师的考验,他们得以向我们展示且指导我们如何趋向正途。

如今我已持有一切治愈自身及他人的必要条件。老实说,如果我们够诚实且合乎逻辑,并且拥有那一丁点的智慧与慈悲,我们就会发现自身根本没有拒绝通往菩提道的借口。

实际上,你越从这角度去思考,你就会益发觉得如此的想法是最自然不过了;你越在意自身为何在一开始就没有往这角度去想的话。假如仿佛有一种觉知唤醒的感觉在慢慢地滋生着,那么就是时候开始重新认识自己最真实的本质。其实我们大家都具有如布鲁克首长的本质,而不是如同一条幼虫。

请不要就因为些许的益处而感到心满意足。


下一回: 处于七因果之条理当中

已停止接受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