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洋过海寻找一颗美丽的心灵

2011年4月7日 星期四 上午6:18 评论关闭

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的佛行事业感动了很多人,他们当中有的来自马来西亚有的来自海外。其中一人就是来自海外的弟子道宁(Dawnene Rechele),以下是她跟大家分享的经验。

有首歌是这样唱的:让我去寻找一颗美丽心灵,而我越来越老了。

我开始学佛是在我30几岁时。经过多年的挣扎,我最终可以过所谓的好日子。我在洛杉矶有了成功的娱乐事业……但是生活里好像缺少某些东西。

我的灵性是零分的,所以我感觉到生命里的“空虚”。我开始寻找不同的道路,包括搬到好莱坞去、甚至于尝试汤姆斯克鲁斯提倡的山达基教或科学派教(Scientology);但是一无所获。结果,我经常问自己:宝贵的人身有什么用处?结果我找到一本叫《佛教大全》的书,心里的想法得到了共鸣。我整个人被迷住了,吸收了所有我能吸收的并称自己为“纸上谈兵的佛教徒”。

2004年,我搬到新奥尔良,仍继续阅读佛教文物。不过,要继续成长的话,我认为自己应该需要一位老师。我开始寻找佛法中心,不过运气似乎不好。唯有回归到书本和祈祷室。我要找一位上师就像找一位“美丽心灵的人”那样不简单。

道宁在马来西亚遇见了她的道的高尚的人

2010年秋天,我还在新奥尔良的时候一切发生了巨变。卡特琳娜风暴让我们失去了一切(好一个无常及贪婪的教训)!我的女儿,今年22岁,搬了出去,我的爱犬死了。我人生第一次,感觉好孤独。

我决定要去看看克切拉这个组织。

有一晚,上网的时候意外认识了一位魅力十足的年轻上师,他直截坦率的讲法风格赢得了我的心。这位了不起的人就是尊贵的詹杜固仁波切。我发现他在前往印度和马来西亚之前曾住在美国。感觉跟他曾如此亲近后,我大概看了100个YouTube开示短片和读遍他的博客—这个更加令人上瘾!我每晚熬夜读他的开示和贴文,里面关于他被虐待的童年、在好莱坞挣扎求存的日子,关于一位年轻人徘徊在成为明星或和尚的路上。因为上师的劝告,他离开印度到马来西亚传法,还成立了克切拉,他的成就非常不可思议。

我决定去看看克切拉这个组织。在跟他的协调助理沟通后,他们正好在美国进行考察。我启程到马来西亚,苏舒美接待我,在我逗留期间充当我的司机、导游和好友。

仁波切为人热情、有爱心。他散发着真诚的慈悲与善良。

我暂住在克切拉静舍,每天每夜都在参观和拜访克切拉各大部门、克切拉天堂文物店、送饭给露宿者的克切拉香积厨、出席克切拉周日清谈、巡回展、克切拉亲善部休闲坊的跳蚤市场活动等,如同上一个克切拉密集课程。

最值得一提的是,苏舒美带我去参观未来的克切拉世界和平中心。我还有机会跟仁波切的许多协调助理和弟子见面,他们全都非常热情和善良。在我逗留的最后一天,我受邀到拉章,即仁波切的私人寓所吃午餐。不久后,董俊鹏告诉我,有个意外惊喜给我—我将和仁波切见面!我差点就晕了过去。由于没有预料到会跟仁波切见面(他很少进行私人会晤),我没有准备任何问题,我感到紧张和表现愚蠢,不过舒美提醒我只要做回自己就可以了。

我觉得自己即便身在美国,却是不折不扣的克切拉人。

我笨拙地步入会客室,笨拙地顶礼。仁波切为人热情、有爱心。他散发着真诚的慈悲与善良。我们讨论了我在马来西亚行程中所见所闻,我对佛教的兴趣。他给了我一些劝告,也送了我和女儿及宠物狗一些礼物。我惊讶于仁波切的亲切和慷慨。一切都发生得如此快捷,如此短暂时间内又发生如此多事件。

乘坐在飞离漂亮的马来西亚的飞机上,我口里哼着歌《美丽心灵》(Heart of Gold)。我飘洋过海来寻找一颗美丽心灵,结果,我找到了。

我期待下次再来,再逗留久一点,了解更多关于克切拉世界和平中心动物庇护所和克切拉其他部门。我只是看到了一些表面,不过我已经感觉自己找到了长久追寻的家。知道自己不再是“纸上谈兵的佛教徒”是如此美妙的感觉。我觉得自己即便身在美国,却是不折不扣的克切拉人。

已停止接受评论